全部章节_第7章 被下药了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全部章节_第7章 被下药了

我抬头看着剩下的那些鬼,他们全都默默地看着我,我双手合十,对他们说:“小女鬼已经灰飞烟灭了,禁锢你们的法术也会自动失效,你们放心,我一定会请人做一场法事,超度你们的。” 鬼魂们消失了,柯言走过来,还有些喘:“你一个人在嘀嘀咕咕说什么?” 我看了他一眼:“刚才的那些你都没看到?” “我就看见你一个人在这里和空气搏斗,然后放火把娃娃烧了。”他说,“怎么样?鬼魂是不是解决了?” 我明白了,他没有阴阳眼,看不到鬼魂。 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他问。 “还是先叫救护车吧。”我看了看地上的血迹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 警察和救护车来得很快,车库里也有监控录像,邢队长看了录像,脸色越发的古怪。 柯言叫来工人,在发现小棺材的地方,继续往下挖,下面五米处,就是当年挖出蛇窝的地方,里面有一只很大的布袋,布袋打开之后,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恶臭。 布袋里面居然密密麻麻的全都是蛇,已经死去很久了,腐烂成了一堆烂肉。 柯言脸色很难看,他当年明明专门派了人将蛇送去放生,现在却发现蛇被埋死在楼下,很明显,他被人阴了。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:“地龙镇宅,的确是风水宝地,但是蛇窝散了,家族也会散,你修的不是家宅,而是写字楼,虽然不会家道中落,但也会影响运势。当然,这并不算什么大问题,只是有人将蛇全都杀死,埋在楼下,冲撞了蛇灵,阴气聚集,肯定会怪事连连,而那人怕你死得不够彻底,又在蛇穴上面埋了小鬼,小鬼吸收了阴气作祟,才会年年死人。” 柯言满脸怒容,看来知道幕后的黑手到底是谁,我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。 人人都想生在豪门,有花不完的钱,但豪门里也有很多龌龊污秽的东西,分分钟把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。 柯言给钱很痛快,十万块直接打到了我的账上,我看着一后面那几个零,兴奋得脸都有些发红。 要不我以后别开花圈店了,干神棍这一行吧,挣钱快多了。 不过我也知道,这次能顺利将小鬼的骨头烧掉,是运气好,有那些被害死的怨鬼帮忙,不然我早被小鬼给掐死了。 仔细想来,或许当初何美和白武的鬼魂找到我,并不是要害我,而是想让我帮忙。 当然,怨鬼的想法,是不能用常人的思维来考虑的。 我嘱咐柯言,一定要请高僧为鬼魂超度,他满口答应下来。 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,自己惹下了很大的麻烦。 我没让柯言送我,自己打车回了家,隔壁的大妈坐在店里,正打着毛衣,见我路过,笑道:“小琳啊,最近越来越漂亮了。” 我朝她笑了笑,这位李大婶家是专门烧寿碗的,人还不错,就是嘴太碎了,整天和这条街上的三姑六婆嚼舌根。 “小琳,晚上过来一起吃个饭吧。”她说,“正好我侄子回来了,我做了几个好菜,你也过来尝尝我的手艺。” 我随口答应了,睡了一觉,一直到晚饭时分,敲门声把我惊醒。 “谁啊?”我不耐烦地问。 “小琳啊,饭做好了,你快过来吃啊。”李大婶在门外道,“有你最喜欢吃的红烧肉。” 我这才想起还有吃饭这回事,盛情难却,我也就去了,饭桌子设在寿碗店二楼,我一进门,就看见桌边坐了个男人,三十多岁,长得有些猥琐,贼眉鼠眼的,不停地打量我。 我被他看得很不舒服,当时就打起了退堂鼓,李大婶热情地将我拉过去,坐在那男人身边:“哎呀,小琳啊,这是我侄子大林,在东广市那边工作,做的都是大生意,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来来,吃饭,吃饭。” 大林似乎对我很感兴趣,不停地问这问那,还给我夹菜,我心里有些不舒服,李大婶这不是让我来相亲的吧。 李大婶不停地夸她的侄子,说她侄子多么多么有钱,有多少多少漂亮女孩子追,我瞥了大林一眼,他身上穿的是两三百一件的t恤,全身上下都是地摊货,头发油得一缕一缕的,怎么看都不像有钱人。 “小琳。”他叫得很亲热,“你开这花圈店,一个月能挣多少?” 我咧了咧嘴:“不多。” “既然不多,还开它干什么。”大林说,“这样吧,你跟我去东广,跟着我干,一天挣几千块不是问题。” 我忍不住翻白眼,今天我一天就挣了十万,几千块还真不放在眼里。 他以为我动心了,靠了过来,搂住我的肩膀,嬉笑道:“小琳啊,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,埋没在这种地方,多没意思。我在东广那边承包了一家四星级酒店,我介绍你进去做服务员怎么样?” 我不着痕迹地躲过他的手,厌恶地看了他一眼,李大婶吹牛吹得那么神,原来这人是做特殊职业的,俗称为“鸡\\头”,手底下带着一群小姐,他们承包了酒店,这个酒店就不许其他人来拉客。 想到他的职业,我有些作呕,对李大婶很不满,就算你要给我介绍对象,也不要把这种人介绍给我吧,你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? “李婶,我吃饱了,我那边还有个单子,今晚要赶出来,就不打扰了,你们慢吃。”我起身告辞,大林忽然拉住我,“小琳,别急着走嘛。” “放开。”我有些生气了,却忽然愣住。 一只婴儿从他背后爬了上来,一双青紫的小手盘住他的脖子,挂在他的身上,露出桀桀的笑声。 我抽了口冷气,居然有一只怨婴缠着他。 书里说,一般来说,怨婴是还没出生,或者刚刚出生就死亡的婴儿所化,他们好不容易投胎转世,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就死了,怨念非常大,因此怨婴的力量非常强,一般人都不愿意去招惹。 但是怨婴一般都会缠着打掉他的母亲,缠着男人的倒是少见。 有个怨婴在这里,我当然不愿意久留,用力甩开他的手,快步朝外走。 刚走到楼道边,我便觉得头昏眼花,一阵晕眩,大林过来抱住我,将我拖到一边,迷迷糊糊中,我听到李大婶急吼吼地说:“大林,你这是干什么啊?” “没事,给她下了点药。” “什么?下药?你胆子也太大了,这可是犯法的事情。” “婶,我看上这小妞很久了,以前她连正眼都不看我,这次我说什么也要尝尝味道了。嘿嘿,你放心,女人嘛,不就是这么回事吗?等她成了我的女人,还不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?你不也看中她那家花圈店很久了吗?到时候花圈店归你。” 李大婶似乎动心了,犹豫了一会儿,说:“那你得做干净点,别让她去把咱们告了。” “放心,待会儿我拍上几张不穿衣服的照片,保证她不敢往外说一个字。” 李大婶终于放了心:“那我出去看着,你赶快。” 大林过来捏了捏我的脸,嘿嘿笑道:“小妞,你总算是落在我手头了。” 我强撑着抬起头,盯着他的背后:“这个孩子是谁?” 大林愣了一下:“什么孩子?” “你的脖子上骑着一个婴儿。”我觉得浑身发软,“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,他浑身都是青紫的,脖子上有一块红色的胎记。” 大林抖了一下,用惊恐莫名的目光瞪着我:“你,你怎么会知道?你不可能知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