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章 同学会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73章 同学会

那女人长得并不好看,但皮肤非常好,滑如凝脂,但是她的丈夫并不喜欢她,嫌她长得丑,都不肯跟她圆房。.. 他丈夫迷恋家中的一个美貌丫鬟,强行纳了那丫鬟做小妾。但那丫鬟漂亮是漂亮,就是常年做粗活,皮肤微微有些粗糙。 没过多久,丈夫的病越来越重,眼见得是没几天好活了,他就问那小妾,愿不愿意跟他一起下去陪他。 这是要让她殉葬啊。 小妾一口就答应了,但是她有个要求,她想要一件衣裳,用世上最好的皮子做成的衣裳。 那个丈夫本来就是个恶毒心肠,或许是常年重病,扭曲了他的心灵,他竟然下令,让家里的奴仆杀死了自己的妻子,将她的皮肤做成了一套华美的衣裳。 这一切罪恶,都是在他的小院子里进行的,等他的父母发现的时候,衣服都已经做好了。 虽然他们也很不齿儿子的所作所为,但家丑不可外扬,反正儿子没几天活头了,就让这个秘密跟他进棺材。 这位丈夫很快就病死了,他的父母让小妾陪葬,却发现小妾早就卷了儿子一大笔钱,偷偷和家里的管家私奔了。 最后没办法,他们只好把儿子单独下葬,而那件人皮衣裳,就盖在尸体的身上。 梦做到这里,我就醒了,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,可能是我的第六感比较强。 我决定好好在家休息几天,谁叫都不出门了。 高云泉见我不肯出门,居然亲自给我送饭来,是山城市最好餐馆的招牌菜,我想拒绝,但没抵抗住美食的诱惑。 不过高云泉非常有分寸,将饭菜送来之后就告辞了,并没有留下来一起吃饭,或许是怕我尴尬。 其实,高云泉这个人挺好的,人品不错,又细心体贴,看样子也不像是随便玩玩,可惜,我已经有周禹浩了。 结果第二天高云泉就给我打电话,告诉我他在魔都那边有一宗大业务出了问题,必须立刻过去处理,嘱咐我按时吃饭,好好照顾身体。 我满头黑线,这不会是周禹浩搞出来的? 然而命运这个东西,生来就是和我作对的。 我接到了大学班长的电话,让我今晚去参加同学会。 当年我考进山城美院,我被分到油画系一班,我们班上一共三十五个人,一半男生一半女生。 我是比较内向的性子,除非是真正交心的朋友,其他的我都不喜欢跟他们多交流,因此,当年在宿舍里,我算是被孤立了,她们仨整天都腻在一起,逛街游玩,只有我整天在画室里画画。 我知道,她们一直都在背后说我假清高。 在那个班上,我几乎没有朋友,所以我不太想去参加,但班长告诉我,班主任彭楠也会来,我下学期复学,也是在彭楠的班上,这个面子,不能不给。 我穿了一件干净整洁的衣服,开着我那辆破面包车就去了。 开同学会的地方,在希尔顿酒店,钱是班长李东东拿的,他家里做木材生意,非常有钱。 我开着面包车,正打算开进车库里去,保安却把我拦住了,冷冰冰地说:“必须有房卡才能停车。” 我连门都没进,哪有什么房卡,只能把车倒回来,却看见一辆奔驰开过来,那保安问都没问,就让他进去了。 我很不服气,问他为什么不让我进,他的语气依然冰冷,拐弯抹角说了一大堆官话套话,最后的意思是,我一开面包车的,根本住不起希尔顿酒店,他不能让外来车辆进停车场。 我这个气啊,谁说我住不起? 人活一辈子,不蒸馒头争口气,我把车停在希尔顿门口,进去直接定了一间豪华套房,然后将房卡拍到他脸上,他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,恭恭敬敬地给我开了门。 有的时候,人就是这么犯贱。你跟他客客气气,他当你好欺负,你一耳光打过去,他反而敬你是条汉子。 停好车,坐了电梯上六楼的宴会厅,电梯里有一个穿服务员服饰的女鬼,不过是个孤魂野鬼,她不害人,我也不去管她。 一出电梯门,我就感觉到希尔顿的豪华,到处装修得金碧辉煌。 李东东包的是一个小宴会厅,却是厅,据说必须是会员才能使用,其他人就算再有钱,也订不了。 已经有好些同学到了,一个个都打扮得光鲜亮丽,看来都混得不错。 “姜琳啊,可把你盼来了,都好几年没见了。”李东东热情地迎上来,“咦?变漂亮了好多啊,你不会去韩国整容了?” 李东东性格比较豪爽,说话也很耿直,我笑了笑,说:“没有整容,我哪有钱整容啊。” 李东东跟我寒暄了几句,拉着我入座,把我安排在我那三个室友旁边。 “姜琳,你还在开花圈店吗?”说话的是我的一个室友,名叫王思雨,长得瘦瘦高高,家里很有钱,一身的名牌,手中的包包是lv最新款。 她的声音很大,好像怕别人听不见似的,我有些不高兴,虽说开花圈店不丢人,但你这不是给我添堵吗? 我勉强露出一道笑容,说:“还开着呢,糊个口。” “当年在我们寝室,就数你最努力,我们都说你以后一定能成为当红的画家呢,可惜你后来退学了。”另一个女人说。 她也是我的室友,叫向霞,是王思雨的跟班,这话像是在关心我,听起来却总不是滋味。 “姜琳啊,开花圈店能挣到钱吗?”这说话的叫于小玉,脖子上戴着一条钻石项链,那钻石足有两克拉,晃得人眼睛疼。 “还行。”我说,“勉强能糊口。” “那你还开那么个店干什么啊。”于小玉说,“要不来跟着咱们思雨姐混,思雨姐开了个画廊,一幅画都是几十万上下。你的风景画不是画得很好嘛,最近有没有作品?可以拿到思雨姐的画廊里寄卖啊。” 王思雨用怜悯的口气说:“是啊,姜琳,咱们是老同学,老室友。这点忙我还是能帮的,有什么,你尽管说话。” 我道了声谢,就没再说话了,这哪里是真心想帮助我啊,明明就是在炫耀呢。 他们没能看到我羡慕嫉妒恨的眼神,有些无趣,也就不再理我,三个人叽叽喳喳地说话,把我晾在了一边。 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走了进来,身上穿着一件阿玛尼的黑色立领上装,头发梳得一丝不苟,面容长得也很英俊,有种文人气质。 “彭老师。”王思雨立刻就跳了起来,“彭老师,你可算来了,我们都等你好久啦。” 彭楠出身好,长相好,当年做我们辅导员的时候,就很受女学生的欢迎,现在更加风度翩翩,估计走出去能放倒一片少女。 彭楠好不容易才从女人堆里走出来,坐到了我的旁边,惊艳地看着我:“姜琳,真是女大十八变啊。” “彭老师。”我笑着和他打招呼。 “我已经接到通知了,你下学期要复学对?”彭楠热情地说,“当年我就很看好你,后来你休学了,我还很惋惜,现在好了,当年的明日之星又回来了。” “你要复学?”王思雨有些惊讶,我点头道:“是的。” 王思雨脸上的笑容冷了几分:“真是羡慕你啊,又能当彭老师的学生了。” 彭楠点头道:“姜琳,你有什么困难,就直接跟我说,我能帮的一定帮。” 或许是他的态度太热情了,我觉得王思雨看我的眼神多了几分毒辣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72章 人皮裙子

下一篇   第74章 教训混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