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章 居然喝醉了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76章 居然喝醉了

侯宇正搂着两个公主寻欢作乐,我不动声色地将酒放到桌上,然后手一松,绊倒了酒瓶,猩红的葡萄酒顿时涌了出来,洒了侯宇一身。.. 侯宇立刻跳了起来,我连忙拿出餐巾,焦急地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来帮您擦擦。” 侯宇正想破口大骂,忽然看见我的脸,怒气一下子就没了,一把抓住我的手,说:“这个公主看着眼生啊。” 我勉强露出一道笑容,想要把手抽回来,却被他抓得死死的。 “我是新来的。” 侯宇上下打量我,那眼神让我很不舒服:“新来的?就当个送酒的服务员?真是暴殄天物啊,你看看,这么漂亮的脸蛋,这么细腻的皮肤,还有这胸,这腰,这腿,这满屋子没有一个比得上的。你叫什么?” “小……小美。”我随便说了一个名字。 “小美?这名字起得不好,你应该叫大美才对,也算人如其名。”侯宇笑着说。 我满头黑线,岔开话题:“先生,您这衣服弄湿了,要不然您脱下来我给你熨熨?” 侯宇爱昧地笑了两声,说:“怎么你想看我脱衣服吗?可以是可以,不过你也得脱一件衣服。” 我很自然地脱掉了外套,反正里面还有衬衣。 “这样看起来,身材更加好了。”他欣赏地说,“好,我也给你看看我的身材。” 说着,就把他身上所穿的阿玛尼短袖上衣给脱了下来,我瞟了一眼,衬衣的口袋里有金气,看来护身符就在口袋中了。 我捡起衣服,说:“先生,您请等等,我这就去给您熨衣服。”说完就往外走,却被侯宇一把抓住,“先别急着走啊,来,陪我喝两杯。” 他倒了一杯红酒,硬塞给我,大有我不喝就不让我走的架势。 我咬了咬牙,只能接过来,硬着头皮一口吞了下去。 侯宇哈哈大笑,拍手道:“真是女中豪杰,去,赶快把衣服熨好给我拿过来。” 我松了口气,立刻转身出来,对女鬼说:“好了,该你上场了。” 女鬼点了点头,飘进了包房。 那几个投骰子的,已经闹成了一团,一个跟班喝醉了,见外面进来一个女的,笑嘻嘻地走过去:“小妹妹,来来,跟我们一起喝酒。” 女鬼侧过头去看了他一眼,正好露出半边被撞得稀烂的脑袋,那个跟班愣了一秒,然后啊地一声惊叫。 侯宇本来正在一个舞娘身上乱亲乱摸,听到他惊叫,不满地问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 忽然眼前一花,那个原本站在门口的女人,刹那间就来到了面前,用仅剩的一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。 他愣了两秒,也惊叫起来,可是眼前的景色却突然变了,他发现自己正坐在那辆大红色的兰博基尼里。 他惊恐地看着四周,这辆车明明还保存在他家的地下车库里,以前他很喜欢,但自从上次撞了人之后,就再也没开过了。 他看向窗外,发现景色很熟悉。 这不就是当时他出车祸的那条街吗? 他并没有碰车子,但车子在自己行驶,他忽然看见前面的人行道上有个女孩,那女孩正在想事情,低着头走路,他的车正好就撞在了女孩子的身上。 撞了人后,他当时就慌了,本来想踩刹车,却没想到又踩到了油门,车子从女孩子的脑袋上碾了过去,发出碰地一声巨响。 可是,那个女孩却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,缓缓转过头,用外露的脑浆对着他:“是你害死了我!” 侯宇惊恐地抓着自己的头发,不敢看她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是我的错,我不该喝了酒还开车,更不该开车的时候还让女人用嘴给我……都是我的错,求求你,饶了我。” “你害死了我,必须付出代价。”女鬼居高临下地盯着他,说,“要么,你现在立刻打电话自首,要么,我现在直接送你上西天。” “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。”侯宇连忙摇手,“你把我放出去,放出去我立刻打电话报警。” 女鬼冷冰冰地说:“手机就在你的手边。” 侯宇一看,驾驶座上果然有一个手机,是比较老式的那种,信号居然是满格。 女鬼掐住他的脖子:“快报警自首。” 侯宇拼命点头,然后拿起手机,拨打了报警电话:“警察同志,我认罪,当时是我撞死了那个叫艾青青的女学生,求求你们,快来把我抓起来。我有证据,证据就是那辆车,车就在我家的地下车库里。” 他报了个地址,然后挂掉电话,跪在地上对那女鬼说:“我已经报警自首了,求求你,不要杀我,求求你……” 女鬼没有说话,一直冷冷地望着他,直到半个小时后,警察来了,女鬼的身影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,他觉得眼前一花,又回到了包房里,跟班和公主们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。 出警的警察问发生了什么事,侯宇都有些语无伦次了,好不容易才把事情说清楚,警察脸色有些不对,这些人不是在这里飞叶子? 飞叶子,就是吸食大麻,在富二代富三代中特别流行。这玩意儿吸食多了,就会造成严重的幻觉。 “总之,先跟我回去做个检查。”女警将侯宇的双手拷了起来,带回到了派出所。 而我,一出门就发现有些不对。 红酒的度数本来都不怎么高,而我,也仅仅只喝了一杯,本来不该醉的,可是脑子却昏昏沉沉的,身体发软,身上的某个地方也有些湿润。 我突然想起,那红酒里不是下了什么料? 我听人说过,夜场里很多人往女孩子的酒下东西,把女孩子迷倒带走糟蹋。 我难道也中招了? 我双腿发软,扶着墙壁跌跌撞撞走出去几步,觉得身体热得不得了,忍不住将外套脱了,只剩下一件黑色的吊带和紧身的黑色七分裤。 我也不知道走了多远,走到什么地方了,感觉周围的装潢更加豪华。 我迷迷糊糊地好像撞到了什么人,那人将我扶住,好像在问我什么,我耳朵里嗡嗡作响,双腿一软,直接软倒在了他的身上,晕了过去。 不知道晕了多久,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,脑袋痛得快要裂开了。 揉了揉太阳穴,我突然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,吓得脸色都变了,低头一看,衣服穿得好好的,没有脱过,某处也没有异样的感觉,才松了口气。 “放心,我对被下了药的女人不感兴趣。”一个男声响起。 我吓了一跳,抬头一看,对面沙发上坐了一个男人,长得很好看,身材也不错,身上穿着一件淡红色的休闲西装。 男人穿红色穿得好看的很少,一要长得好,二要身材好,三要气质好,少一样看起来都会很猥琐很古怪,他却穿得很有风度,让人看着很舒服。 “你是谁?”我紧张地看着他,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 “这是酒店。”男人身体微微前倾,说,“昨晚那间娱乐会所出了件很诡异的事情,你不想解释解释吗?”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,说:“什么事情?” 男人意味深长地笑了笑:“首先,有个服务员被人打晕了,衣服被人扒走;其次,一个客人在包房里见了鬼,吓得屁滚尿流,打电话报警自首。” 我夸张地说:“还有这样的事情?不是吃药吃多了,产生了幻觉了?” 他笑了一声,说:“这么说来,你跟那个女鬼不认识?”说着,他从衣服里拿出了一只纸元宝。 那纸元宝是用黄色的符纸折的,里面封着一缕鬼气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75章 教训恶少

下一篇   第77章 超度女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