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章 超度女鬼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77章 超度女鬼

“我将那女鬼收在了这个纸元宝里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的小说”男人把玩着元宝,说,“这种害人的恶鬼,不能留,我这就将她打得魂飞魄散。” 说着,他手上结了个法决,口中念念有词。 我心下大惊,这个男人竟然也是修道之人! 眼见着他的食指就要点在纸元宝上,一旦纸元宝烧起来,被封在里面的女鬼就会魂飞魄散。 而我,也会受到反噬。 “等等!”我叫住他,“住手!” 他的动作一顿,抬头看着我,眼中有几分得意,责问道:“你养鬼吓人,就不怕遭报应吗?” 我嗤笑一声:“报应?如果真有报应,那个侯宇撞死了人,怎么没有遭报应?你又是谁?他们侯家请来的帮手?你如果要报复,尽管冲我来。” 男人不屑地说:“侯家?凭他们侯家,也请得动我?” 我微微皱了皱眉:“那你是什么来头?别告诉我你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。” 他将纸元宝放在一边,双手十指在胸前交叉:“我叫东方雷,隶属x档案调查处第四组。” 我心中一惊,他居然也是x档案调查处的! 东方雷说:“你既然是修道之人,就应该知道我们这个部门的名号。你操纵鬼伤人,我有权力抓你。” 我怒了,说:“伤人?我伤谁了?侯宇受伤了吗?我告诉你,像侯宇这样的人,就该好好收拾。我收拾他,叫为民除害、替天行道,没能把他的小命收掉,那叫除恶未尽!这次如果他还能逃脱法律的制裁,我还想斩草除根呢。” 东方雷哈哈大笑,拍手道:“好,好,说的好,有性格,我喜欢。” 我从床上下来,看着他说:“你不是要抓我吗?为什么不把我带回去,反而把我送到酒店里来?” 东方雷将纸元宝扔给我:“昨晚我只是去娱乐会所玩了一下,至于其他的事情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 我松了口气:“既然如此,就多谢你了。” “别谢。”他说,“那个侯宇家里很有些关系,这次最多就是赔钱了事,之后他要是出了什么事,被我查出来是你做的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 我心中一动,这言下之意,是叫我做干净点? 仔细想来,我之前确实太不小心了,就算第四组的人不来找我麻烦,侯家那么有钱有势,出高价请个实力强大的修道之人来,我就麻烦了。 看来,提高自己的实力才是硬道理啊。 我朝他点了点头,谢过他之后,便告辞出来,我并不知道,在我走之后,东方雷拿出了一个手机,手机的造型与市面上卖的不同,是传说中的保密电话。 “易哥,我见过她了。”东方雷站在落地窗前,看着外面的城市,“这个女人很有趣,我会看着她的。你放心,我不会对她怎么样,行,看在易老哥你的面子上,能帮的,我会帮。我刚接到了消息,我这边有个大案子,就不和你多聊了,办完了案子,我再去找你喝酒。” 很快,我就从司徒凌那里得到了消息,警方从侯家的车库里找到了那辆肇事车,但侯家找到了女鬼的家人,赔给了他们一大笔钱,她的家人们决定不再追究。 侯家在本地本来势力就大,最后侯宇只是拘留几天,侯家又请了医学专家,说侯宇有病,连这几天拘留都没有去,直接在医院躺几天完事。 我心中很气愤,女鬼的家人居然为了这么些钱,连女儿的仇都不报了。 我对女鬼说:“你还想报仇吗?如果想,我们再想办法。” 女鬼沉默了一阵,说:“还是算了,毕竟我父母已经收了他的钱了。” 我奇怪地问:“难道你就不生气吗?” 女鬼苦笑了一声:“我家里很穷,妈妈一直都有病,弟弟还小,我们全家就靠我爸一个人挣钱,我活着的时候,就经常十天半月才能吃上一次肉。我已经死了,活着的人还得好好活下去,有这几百万块钱,足够我家人舒舒服服过很久了。” 我无言以对,的确,或许对她的家人来说,这是最好的结果。 可是,几百万就买断了一条人命,我心里还是很难受。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,我们这些无权无势的穷人,最终只能屈服于金钱。 我叹了口气,对她说:“那我明天就把你送到寺庙去,请高僧超度了。” “我不想走。”女鬼突然说,“我想留在你身边。” 我马上拒绝:“我又不是真的养鬼人,你跟着我干什么?” 女鬼噗通一声就跪下了:“求求你,我不想走,反正我们之间有咒契了,你只是个单身女人,这世上单身女人很危险的,我留下来,还可以帮助你,保护你。” 我坚定地摆了摆手,说:“不行,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,就不劳你费心了。明天我就送你去宏华寺。” 开玩笑,我已经被一个男鬼周禹浩缠住了,再来一个女鬼,这日子还怎么过? 女鬼在客厅里跪了一晚上,我还是没有同意,第二天一早,我就拿着那只写有她生辰八字的纸人出发了。 进了宏华寺,我又看见那位德信师父,他仍然在大雄宝殿外面扫地,扫得非常认真。忽然,他看见地上有一只蜘蛛,立刻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将那只蜘蛛小心地捧起来,放在一旁的树枝上,才又继续扫。 我快步走过去,双手合十,对他行了一礼:“德信师父好。” 德信抬头,笑道:“原来是女施主你啊,我等你很久了。” 我很惊讶:“您知道我要来?” “女施主你近日有一场劫难,如果你不来,我就要去找你了。”德信师父笑呵呵地说。 我大吃一惊:“我有劫难?德信师父,还请您详细告诉我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 “女施主不必惊慌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”德信师父平和地说,“我这里有一件东西要送给你,你好好留着,到时候有大用。” 说着,他递了一块石头给我。 那真的是一块石头,从外形看,就和普通的鹅卵石没什么区别,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门道。 德信师父念了句佛号,说:“女施主,把你身上那个鬼魂给我。” 我心中暗暗吃惊,这个德信师父果然厉害。 我将那只纸人拿出来,恭恭敬敬地交给他:“师父,这是一个可怜人,请您超度她,让她下辈子能投个好人家。” 德信说:“各人有各人的缘法,她要是个善人,自然会投好胎,她要是作恶多端,自然也会去她该去的地方,女施主不必太过忧心。” 我点了点头:“师父,劳烦您了,您看,我给您捐一万的香油钱,合不合适?” 德信摇头:“贫僧持不捉金钱戒,你要是感谢我,就多做几件善事。” 我有些羞愧,这才是得道高僧啊,我要给他钱,倒是显得庸俗了。 忽然,女鬼从纸人里钻了出来,并没有现形,但我和德信师父都能看到她。 “姜姐,您还没有告诉我您的名字。”她看着我,说。 我这才想起,我们之间并没有互通姓名,纸人上也只是写有她的生辰八字,而没有名字。 “我叫姜琳。”我说。 她朝我笑了笑,明明是那么恐怖的一张脸,我却觉得这笑容很漂亮:“我叫王梦晨,姜姐,我一定会记得您的名字的,不管我将来投生到什么地方,我都会记得您的恩情。” 说完,她朝我深深地鞠了一躬,看得我鼻子有些酸,从寺庙告辞出来,我就往一个公益基金账户捐了五万块,算是为了我,也为了王梦晨积德了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76章 居然喝醉了

下一篇   第78章 学校怪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