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章 学校怪谈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78章 学校怪谈

第二天,我睡到中午才醒,打开冰箱一看,里面的食物早就吃光了,我便到附近的超市里买些东西。 我提着一大堆东西从超市出来,正好看到不远处有个男人,穿着一件浅色的格子衬衫。 郎老师? 这个男人是我的高中语文老师,姓郎,我读小学那会儿,他刚开始教书,对我们很好,教学生也很有耐心,我们班上没人不喜欢他。 我正打算上去跟他打招呼,却发现他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,走到了马路旁边,正好有辆大货车经过,他忽然跳了出去。 我脸色大变,几步冲上去,抓住他的衣服,将他拉了回来。 他摔在地上,大货车呼啸而过,我着急地问:“郎老师,你怎么样?” 郎老师抬起头,我忽然发现他的后衣领里飞出一只虫子,那虫子只有指甲盖大小,很快就消失在空中。 原本眼神空洞的郎老师一下子就回过神来,他茫然地看了看我,说:“你是……姜琳?” 我点头:“郎老师,你精神有些不好,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?” 郎老师这才想起刚才发生了什么事,脸色变得很难看。 我见他有些发神,又问:“郎老师?” 郎老师摇头:“没事儿,可能是最近压力大,没有休息好。我还有事,就不跟你多聊了。” 他匆匆告辞,我连忙叫住他,把我的手机号给了他,告诉他如果有什么难处,就给我打电话。 看着他的背影,我皱起眉头,郎老师的身上有一股阴气,但那阴气非常非常的淡,如果不是我的第六感增强了许多,或许都不会发现。 会和刚才那只虫子有关吗? 回到家,我做了一顿简单的午饭,正打算睡个美美的午觉,忽然听到敲门声。 扰人睡眠如杀人父母啊!我不高兴地去开门,门外居然是郎老师。 我的胸口一片冰凉。 此时的郎老师,已经死了。 站在我面前的他,浑身上下都是血,胸膛是瘪的,说明胸骨全都破碎了,可见他死得有多惨。 他只是一缕残魂,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我,将手中的一张纸递给了我。 残魂是没有意识的,只有死前最后一缕执念,我接过那张纸,他便化作一缕青烟,烟消云散了。 我心里有些难受,又有些内疚,如果我刚才警醒一点,他是不是就不会死了? 然而,世上没有后悔药吃。 我关上门,仔细看手中的纸,好像是从学生的作业本上撕下来的,上面还有数学题,我翻过来一看,背面写了字。 体育杂物间、高二四班教室、教学楼楼顶天台。 字像是小学生写的,歪歪扭扭,下面还画了一个虫子。 这是什么意思?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 忽然,手机响了起来,是警察打来的,说郎老师掉进了工地的打桩机下面,被打桩机给打死了,他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,只有一张留有我手机号码的纸片。 我连忙赶到工地,警察拉起了警戒线,外面围满了人。我朝里面看了一眼,郎老师的尸体还在打桩机下面,已经不成人形了。 警察把我叫过去做笔录,他问我郎老师是不是精神有问题?或者吸毒? 我告诉他,我们已经好几年没见过面了,对他的情况并不了解。 “喂,警察同志,你们要给我做主啊,这不管我的事啊,我是正常作业,他突然跑过来就往坑里跳,速度太快了我都没反应过来。”那边有个中年男人在大声嚷嚷,估计是开打桩机的。 警察并没太在意,反正这事儿很多工人都看到了,肯定是自杀。 我从工地出来,看见一个少年,十五岁左右,背着个书包,正往里面看。 在他的身上,我感觉到了和郎老师一样的淡淡阴气。 我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小弟弟,你是郎老师的学生吗?” 少年脸色煞白:“里面死的真的是郎老师?” 我点了点头:“也不知道郎老师为什么想不开。” “不是的!”少年声道,“郎老师不是自杀的!他一定是被鬼杀死的!” 我连忙捂住他的嘴:“别胡说,这世上哪有鬼。” “我没胡说,我亲眼看到了。”少年连忙争辩。 我看了看四周,说:“咱们换个地方说话。” 我将他拉走,找了个冷饮店,给他点了一杯冰淇淋,告诉他我也是郎老师的学生,他毕竟是个孩子,没点心机,竹筒倒豆子一般将前因后果给我讲了一遍。 春山中学,也就是我当年读的那所学校,最近出现了很多怪事。 每所学校都有些恐怖的传说,春山中学也不例外,传说,春山中学有三个闹鬼的地方:体育杂物间、高二四班教室、教学楼楼顶天台。 去这三个地方,绝对不能一个人去,否则就会遇到恐怖的事情。 最近,春山中学有三个学生失踪了。 有个体育特长生,他被体育老师罚跑操场,跑完之后天已经黑了,他想起自己的电子表还在体育杂物间里,跟他的同学说去拿,同学本想跟他一起去,被他拒绝了。 那个同学亲眼看着他进了杂物间,但迟迟没有出来,同学怕出事,过去叫他,却没人回答,从窗户往里面看,里面居然一个人都没有。 杂物间只有一扇门,他根本没有看见男生从里面出来,那么,他到底到什么地方去了呢? 第二个失踪的是高二四班的一个女生,她成绩好,特别勤奋,每天上完晚自习,都是最后才走。那天她有一道数学题没有解出来,跟她一起自习的学生家里有事,就先走了,将她一个人留在教室里。 第二天,这个女生的家长找到学校来了,说女儿彻夜未归。 走廊里就有摄像头,学校调看了监控录像,发现女生一直没从教室里出来。 她就这么离奇失踪了。 第三个是高考复读班的学生,他考了两年都没考上大学,压力非常大,最后受不了了,爬上天台要自杀。 当时他站在天台边沿,好像听到有人在叫他,回过头去看了一眼,然后有谁抓住了他的手,将他拉了进去。 大家都以为他是被人救了,可当老师和民警冲上天台的时候,却发现根本没有人。 这个男生,也离奇失踪了。 这三宗失踪案都极其诡异,闹得人心惶惶,很多学生都不肯来上学。 而郎鑫郎老师,正是高二四班的班主任,自从那个女生失踪之后,他一直在调查这件事。 给我讲故事的这个男生叫苏攀,也是高二四班的学生,是个学霸,和郎老师的关系很好,两天前,他听郎老师说,那些失踪案,他查出一些事情了,但没有细说,哪里知道才这么点时间,就出了这档子事。 我安慰了他几句,将他送回了学校,他还要上晚自习。 在经过一条小巷的时候,忽然几个十五六岁的男生冲了过来,挡住了路,盯着苏攀说:“呵呵,苏攀,你有本事啊,居然到了妞,漂亮是漂亮,就是太老了。” 苏攀的性格有些懦弱,低着头说:“她,她不是我女朋友,你们误会了。” “别说那么多废话,我之前借你的五十块钱你还没还我,赶快还来。”领头的那个伸手道。 苏攀说:“贾路,我上周才给了你五十。” “上周是上周,今天是今天,你到底给不给?”贾路凶神恶煞地吼,举起拳头威胁要打,苏攀立刻就怂了,拿出五十块钱给他,他满意地点了点头,又看了看我:“苏攀,你说,你跟我是不是兄弟?” 苏攀当然不敢说不是,只能点头。 “好,女人如衣服,兄弟如手足,既然咱们是兄弟,女人就该共享,你这个妞,借给兄弟几个玩玩。”贾路邪笑道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77章 超度女鬼

下一篇   第79章 杂物间遇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