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章 杂物间遇险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79章 杂物间遇险

我很不高兴,现在的学生是怎么了,想当年我们读高中那会儿,个个都是学习狂,哪有时间和精力玩儿这种校园暴力。 “不,不行。”苏攀一直摇头,“她真的不是我女朋友!” 贾路骂了句脏话,又举起了拳头:“你特么的还敢顶嘴?” “够了。”我抓住他的手腕,“别耽误我们的时间,滚。”说完,我用力一推,贾路噔噔噔后退几步,居然坐到了垃圾堆里。 “你居然敢打我。”贾路在跟班面前丢了面子,涨红了脸,一下子跳了起来,从衣服里抽出一把刀子,朝我冲了过来,往我胸口刺。 我很生气,这些中学生,仗着自己未成年,反正也不会被判刑,整天无法无天,我们不过吵了几句,他就要下死手。 我抬起一脚,正好踢在他的肚子上,又把他踢到了垃圾堆里,然后抓住他的衣领,将他举了起来,狠狠地瞪着他说:“给我听着,我是他姐,以后要是让我看到你欺负苏攀,我见你一次就把你扔垃圾堆里一次。”然后用力把他抵在墙上,“听明白了吗?” 可能是我的表情太可怕,贾路被吓得说不出话来,我手上再次用力:“听见了没有?” 贾路连忙点头。 我这才把他放下来,还给他整理了一下衣领:“你看,这不就好了,高中生嘛,多把精力放在学习上,以后才有出息啊。” 贾路这才回过神来,带着跟班们就跑,跑了几步,似乎觉得不甘心,回过头来,色厉内荏地冲我喊:“你给我走着瞧,看我不找人弄死你!” 我有些无语,对苏攀说:“我有没有给你惹麻烦?” 苏攀低垂着眼帘,摇了摇头。 看着他,我就像看着小时候的自己一样,那个时候我也很内向懦弱,我爸是开花圈店的,别人都觉得我晦气,经常欺负我,我也是大气都不敢出,就这么默默忍受着。 “拿着。”我给了他我的手机号,“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,我一定来帮你。” 他点了点头,轻声说:“谢谢你。” 我回家休息了一阵,天快要黑了,忽然响起了敲门声,我开门一看,很惊讶:“李校长,您怎么来了?” 李校长是春山中学的校长,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坐了很多年了,春山出来的,都认识他。 他的身上,也有一抹淡淡的阴气。 李校长当然记不得我了,他笑了笑,说:“是姜琳女士吗?” 我点了点头,请他进屋坐,他直接开门见山,说了来意:“姜女士啊,听说您在处理灵异事件方面,是专家?” 我愣了一下:“您是听谁说的?” “是高勇高大师。”李校长说,“以前我们和高大师经常合作,我们建新宿舍楼的时候,还是高大师给选的址。可惜他出了事,唉。” 李校长感叹了一阵,说:“高大师出事之前,我们一起吃饭,他跟我说,你比他的本事还大,现在我才知道,你居然是咱们春山中学的校友,真是太好了,我们可算是找到救星了。” 李校长跟我讲了春山中学的诡异事件,和我从苏攀那里听来的差不多。 没人知道这三大闹鬼之地的传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流传的,至少我当年读书的时候没有,李校长非常的焦急,学校已经失踪了三个学生了,家长天天找他闹,要是再有人失踪,他这个校长就别当了。 “小姜啊,只要你能帮我把这件事给解决了,我出十万,不,二十万。”李校长拍着胸脯保证,“将来你要是有了孩子,只要我还在任上,到我们春山来读书,我保证把他照顾得妥妥当当的。” 现在这年月,连读书都要潜规则了,学生家长得给老师送礼,不然老师就会想办法给你的孩子小鞋穿。有了李校长这个保证,我的孩子将来就能在学校横着走。 我满头黑线,周禹浩是个鬼魂,我将来能不能有孩子还是两说呢。 不过李校长亲自求到了门上,我不答应又不行,只能先同意去学校看看。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,学生都放假了,李校长亲自带着我去学校,我先去了高二四班,一进门,我就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阴气,和我在苏攀、郎老师俩人身上感觉到的一样。 只不过,我在教室看了一圈,并没有什么发现,天台也是一样的情况,最后我们去了体育杂物间,偌大的操场上,只有这么一个独立建筑,专门放体育课上的杂物的。 我又感觉到了那股淡淡的阴气,便让李校长等在外面,我在里面看了一会儿,忽然听到翅膀闪动的声音,抬头一看,一只小虫子朝我飞了过来。 我反应很快,啪地一声将那只虫子给拍在手中,打开一看,死掉的虫子居然化成一缕黑气消失了。 我心下大惊,这是鬼虫? 奶奶留下的书中记载,有一种生物叫做鬼虫,是生长在地狱里的虫子,有许许多多的种类,也有低级和高级之分,最高级的虫子,传说中能毁灭一个城市,将城市变成彻底的鬼城。 我突然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,仿佛无数的虫子在爬动,我心中大惊,猛地回过头,看见角落的排水口里,涌出了许许多多的头发。 等等,那不是头发,那是虫子,虫子太多了,组成了头发的形状,然后排水口被撑开,一颗女鬼的头从里面伸了出来。 那个女鬼的头居然也是虫子组成的,居然也有眼睛鼻子,它直勾勾地盯着我,猛地张开嘴,无数虫子从嘴里涌出了出来,朝我爬来。 绝对不能让鬼虫上身! 我迅速往后退,却看见门外的李校长抓住杂物间的门,碰地一声轰然关上,然后锁上了门。 “李校长!”我大惊,“你干什么?快开门!” 李校长走到窗户边,用冰冷的眼神居高临下地盯着我,一只鬼虫沿着他的脖子爬上来,钻进了他的嘴里。 我心头大惊,他已经被鬼虫控制了吗? 鬼虫附身,是会控制人类的,我早就应该想到的,太大意了。 李校长冷漠地关上了窗户,扬长而去,我心中暗暗骂娘,从随身挎包里掏出一把镇邪祟符。 拼了! 我口中大声念诵咒语:“天有天将,地有地祗,聪明正直,不偏不私,斩邪除恶,解困安危,如干神怒,粉骨扬灰。”念完,将符咒往地上一扔,轰地一声,一片鬼虫化为了黑烟。 但是鬼虫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,我一张一张地往外扔符,那一大叠足有二三十张,都快要用完了,虫子也才少了一丁点。 可恶!我得想个法子才行,不然今天我这一百斤就要交代在这里了。 忽然,我听见哐啷一声,门锁竟然被砸开了。 杂物间是老建筑,用的还是那种老式的铁锁,反正里面的东西不值钱,没人来偷。 有人推开门,高声说:“快,快出来!” 我又丢出去一张符箓,将虫潮逼退了一些,然后几步就冲了出去,那人又碰地一声关上门,捡起一根竹棍闩上。 我惊讶地看着他,居然是贾路。 没想到救我的,居然是跟我有仇的人。 “你不是要弄死我吗?”我说,“为什么要救我?” 贾路脸有些红:“谁要救你啊,本少爷听见这边有声音,才过来看看,要是知道是你,我才不救你呢。” 看着他那有点窘迫的表情,我忍不住笑了,其实这小子本质并不坏,或许是因为家庭的原因,才养成他现在的性格。 “谢谢你。”我说,“我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。” 他的脸更红了,嘴上还在嘴硬:“切,谁稀罕你谢。”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78章 学校怪谈

下一篇   第80章 食脑鬼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