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章节_第8章 不要卖掉我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全部章节_第8章 不要卖掉我

“他在说话。”我咬着牙,握紧了拳头,不让自己昏迷,“他说:‘不要把我卖掉’。” 大林猛地跳了起来,脸色惨白,死死拽着我的衣领,吼道:“胡说!你在胡说八道!那个婴儿本来就是个孽种,我把他卖给别人,也是给了他一条生路,我是在做善事。” “但他死了,而且死得很惨。”我继续说,“他不会原谅你的,他来找你报仇了,最近你没感觉到脖子很重吗?” 大林摸了摸脖子,露出惊恐的表情。 “全都是鬼话!”他怒吼一声,掐住了我的脖子。 最近一段时间我好像经常被人掐脖子。 嘴唇被我咬破了,鲜血流了出来,大林脖子上的怨婴忽然越过他的肩膀,爬到我的面前,伸出小小的舌头,舔了我唇上的血。 我明显感觉到他的戾气更重了,力量也更强。 他转过身,钻进了大林的脑袋。 大林的表情凝固在脸上,眼神空洞,像行尸走肉一般,走向窗台,然后纵身一跳。 我跌跌撞撞地跟过去,看见大林躺在楼下,脖子扭曲得可怕,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。 李婶吓得尖叫,那只怨婴又从大林的脑袋里爬了出来,钻进了李婶的脑袋,李婶保持着尖叫的表情,转身朝马路上跑去。 一辆卡车飞驰而来,将她撞飞出去,落地时已经成了一滩烂肉。 怨婴又从李婶的尸体里爬了出来,朝我阴森森一笑,我头皮一阵发麻,杀死了仇人,他的怨气仍然没有消失,他还会继续杀人。 本来这个怨婴实力很低,连仇人都杀不了,只能慢慢地吸收他的精气,可突然之间,怨婴的实力就大大加强,一连杀了两个人。 我摸了摸自己的嘴唇,难道是因为吃了我的血? 就在怨婴快速爬过街道,准备钻进对面一家店铺的时候,一道熟悉的人影忽然出现了。 周禹浩? 此时的周禹浩,穿着一件卡其色的长风衣,额前的碎发在晚风中微微起伏,站在怨婴面前,就如同一座山岳。 怨婴恶狠狠地吼了一声,朝他扑过去,他手中拿着一只玻璃罐子,朝着怨婴罩了下去。 下一秒,周禹浩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,满脸不高兴地看着我:“我才几天不在,你就到处惹祸。” 我无言以对。 他粗鲁地抓住我的手臂:“走,跟我回家。” “可是那两个死人……” “郑叔会处理。”周禹浩淡淡说了一句,便把我拖回了花圈店中,扔在床上,默默地看着我。 我有些心虚,说:“你不是七天之后才回来吗?这才过了五天。” “我要是再不回来,你就要被人抢走了。” 我满头雾水,他似乎也不想多说,伸手抹去我唇上的血,说:“你的体质特殊,晚上子时的时候,你的血对于鬼物来说是大补,所以你最好离那些东西远点。” 我觉得毛骨悚然,怎么有点唐僧肉的味道? “你以为我想啊。”我小声嘀咕,“明明是那些脏东西自己凑上来的。” 他凑到我的面前:“你说的脏东西是不是包括我?” 我打了个冷战,连忙摇头,这肯定不能承认啊。 “那个怨婴呢?”我转换话题。 他拿出一只玻璃瓶子,里面是一个漆黑的婴儿干尸。 “他是小姐意外怀上的孩子,那个叫大林的人逼着他母亲生下他,然后将他卖给了人贩子。人贩子把他放在旅行箱里,藏在旅馆的床下,出去找买家,结果被抓了。人贩子为了减轻处罚,没有告诉警察这个婴儿的事,他在旅行箱里活活饿死了。” 太惨了,怪不得戾气这么重。 他将玻璃瓶子放好,说:“放心吧,我会想办法请人把他超度了。” 那一瞬间,我从他的眉眼之中看到了一丝温柔。 一个鬼居然也会有温柔的表情,看得我有些发毛。 “怨婴的事只是小事。”他冷着脸说,“你闯祸了。” “什么祸?”我有点紧张。 “你惹了一个养小鬼的人。” 我这才想起,那个被我烧掉的小鬼肯定是某个人养的,我杀了他的小鬼,他必然会受到反噬,这就是结下仇怨了,他肯定会来找我报仇。 我定了定神,说:“追魂骨是一种很阴毒的法术,有伤天和,反噬起来也非常厉害,他这次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,暂时不会有精力来找我报仇。” “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!”他沉着脸说,“如果等他缓过劲儿来,你就危险了。” 我一想,是这个道理:“那怎么办?” “乘他病要他命。”他钻进我的被窝,我连忙往旁边挪动了一下,他似乎有些不高兴,一把将我捞过去,死死地抱着我,“先休息几个小时,等到了正午,我们再去解决掉他。” 我挣扎了一下,挣脱不掉,只好任由他抱着:“你不是让我离那些东西远点吗?” “每天午时的时候,你的血对鬼物有克制作用。”他说。 我心头一喜,这么说来,岂不是也能克制他? “别胡思乱想,你的血对我没什么用处。”他将手伸进我的胸口,轻轻地揉捏了两下,“睡觉。” 或许是太累了,我一觉睡到十点才醒,周禹浩递了一块牌子给我,牌子是用桃木做的,上面有他的名字,他不能在阳光下待太久,白天出门必须附在这块牌子上。 然后我接到了郑叔的电话,郑叔就是那个开马萨拉蒂的中年人,他告诉我已经找到那个养小鬼的人了,他叫钟祥,躲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里养伤。 我从郑叔那里拿了一张钻石卡,据说只有酒店所在公司的高层,或者身份显赫的人才能办这种卡。 我直接来到那家酒店,将钻石卡递给前台,前台服务员立刻换上一副谄媚的笑脸:“女士,请问需要什么服务?” 我拿出照片:“这个人住哪间房?” 照片里是个身材矮小,长相有些猥琐的中年人,穿着一件绿色的唐装,服务员一眼就认出来了,低声说:“在1124号房,这是房卡。” 这个服务员很识趣,我赞赏地拍了拍她的肩膀,说:“好好干,前途无量。” 服务员脸上露出激动的潮红,一连说了好几个谢谢,我在心里哀叹,果然有钱有权就是好啊。 我走进电梯,捏了捏兜里的木牌:“等会儿见了那个养小鬼的钟祥,我要怎么做?” “什么都不用做,咬破舌尖,直接一口血喷在他的脸上,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我了。” 我有些不放心:“他有没有什么后台?要是除掉了他,他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全来找我麻烦,怎么办?” “放心吧,养小鬼的人大多都独来独往,这一行损阴德,结下的仇怨也多,想杀他们的人多得很,到时候我会安排人处理干净。” 我先去换了一身服务员的衣服,然后推着餐车来到1124门前,我敲门的时候手有些抖,紧张得后背都湿透了。 “谁?”屋子里传来有气无力的声音,我平静了一下,开口道:“先生,您叫的午餐送来了。” “进来。” 我微微皱了皱眉,有古怪。 这个钟祥既然仇人很多,肯定会很警惕,怎么会这么轻易让我进门? 难道他布了陷阱? “不用怕。”周禹浩说,“进去。” 我深吸了一口气,推开了门。 屋子里有一股浓烈的中药味,我将餐车推进去,看见钟祥坐在沙发上,面如金纸,神情有些萎靡。 “先生,这是您点的餐。”我将几盘制作精美的饭菜端上桌,就在我靠近饭桌的时候,忽然脚下一冷,我抽了口冷气,低头一看,一双小手抓住了我的脚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