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章 人比鬼坏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81章 人比鬼坏

三只母虫繁殖出来的虫子虽多,但他还打算搞大屠杀,不会在我身上浪费太多。.. 处理完食脑虫,我给东方雷打了电话,告诉他我的发现,他说:“我这边也有一个重大发现,是关于那个李校长的。” 我很奇怪:“李校长怎么了?” “根据我刚查到的消息,李校长早在半个月之前就因为经济问题被停职调查了。” 我吃了一惊:“这么说来,那个在幕后操纵食脑虫的,很可能就是他?” 东方雷说:“我已经去他家看过了,家里没有人。你放心,我会找到他的。” 东方雷挂断了我的电话,此时他正在李校长家里,脚下用朱砂画了一个圆形的奇怪阵法,阵法中心凭空烧着一团火焰。 他手中拿着一只木梳,从梳子上取下几根头发,然后扔进那团火焰之中,口里念念有词,那是一种很古老的语言,应该是属于西南地区某个少数民族的,像在吟唱歌谣。 忽然,那团火焰猛地变大,一个人影出现在火焰之中,正是李校长。 此时的他,正躲在某个小旅馆里,吃着垃圾食品,身上早就没有校长的威严,只有落魄和仇恨。 东方雷嘴角上勾:“抓住你了。” 我到春山中学旁边转悠,思考着该怎么找到那三只母虫,却看见贾路正和一个女人争吵。 那个女人长得很美,大概三十多岁,一身的名牌,珠光宝气。 女人拉着贾路的胳膊,哀求道:“儿子,你就原谅我,妈妈当年是对不起你,不该抛下你走,但是我当年过的是什么日子?你那个死鬼老爸,天天打我,我要是不走,早就被打死了。” 贾路一下子甩开她,怒吼:“那你怎么不想想我?你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,就不怕他打死我吗?” 女人有些愧疚:“我,我这不是回来补偿你了吗?” 就在这时,那边停着的一辆奥迪车按了两下喇叭,一个中年男人催促道:“丽丽,该走了。” “我这就来。”女人用发嗲的声音说,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叠钱,塞给贾路,“儿子,这些钱你先拿着用,缺钱了就跟我说。” 说完,匆匆跑上奥迪,跟着那个男人离开了。 贾路恨恨地盯着那辆车,眼睛几乎要滴出血来,他冲动之下想要那些钱扔出去,最后还是收了回来。 “喂。”我走过去,说,“我请你吃杯冰淇淋怎么样?” 冰淇淋店里,我坐在贾路的对面,这少年其实长得还算可以,就是平时吊儿郎当的,一身的痞气,看着让人生厌。 现在看来,却不那么讨厌了。 “看什么看?”他说,“是不是觉得本少爷很帅?” 我笑了:“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,有什么帅不帅的?” 贾路一脸痞气地冲我挑了挑眉毛:“对面就是旅馆,我毛长没长齐,你跟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?” 我笑得更厉害了,他急了:“你看不起我?” “不是看不起你,是我对比我小的没兴趣,何况你还是未成年人。”我说,“想追我,再等十年。” “切,那时候你都是老太婆了。”贾路一脸嫌弃,“我才不要老太婆呢。” 我笑得前仰后合,最后拍了拍他的脑袋:“周一别去学校了,好好回家待着。” 我起身正要走,他忽然说:“小心苏攀。” 我心中一惊,回过头,看见他正低头吃冰淇淋,这个时候我才发现,他的身上,也有一股淡淡的阴气。 我再追问,他就什么都不肯说了,我只得去找苏攀。 苏攀曾跟我说过,他家就住在学校附近,一所廉租房里。我找过去的时候,发现这一片特别的老旧,房子都是五六十年前的,还是青石板路,满地的积水和垃圾。 苏攀正提着一篮子青菜回来,几个小孩子跟在他后面,大声地骂他,嘲笑他,说他父亲是杀人犯,他将来也是杀人犯,还往他身上扔石头,砸中了他的脑袋,血一下子就流了下来。 我立刻过去阻止,赶走了那群孩子,关心地说:“苏攀,你脑袋流血了,我带你去医院看看。” 苏攀摇了摇头:“不用了,我已经习惯了,家里有急救箱。” 我送他回家,给他上了药,找了纱布帮他包扎好,他很感激我,要留我吃饭,我没有拒绝。 苏攀的家很简陋,可以说家徒四壁,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幅全家福,照片中一对年轻夫妻抱着还是婴儿的苏攀,一家人非常幸福甜蜜。 我低低地叹了口气,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 苏攀在厨房做饭,我看见他的作业本和书都随地乱丢着,便帮他捡了起来。 忽然,我看见了本子上的字迹。 这字歪歪扭扭的,怎么这么眼熟?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,后脊背有些发冷。 我从包里拿出郎老师鬼魂给我的纸,展开一对比,那居然真的是苏攀的字! 我发现,苏攀的作业本背面好像写了些什么,翻过来一看,顿时浑身发冷。 上面记载的,全都是谁谁谁欺负了他,他要如何如何报复这些人。 他所想象的那些报复的办法非常血腥恐怖,光看着都让我觉得想吐。 苏攀已经疯了,他被人歧视,被人欺负,心灵已经严重扭曲。 忽然,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烟草儿。 我低头闻了闻作业本,那味道果然是从上面发出来了。我的手一抖,作业本掉了下去,我的双手一片漆黑。 “我知道你能闻到鬼虫的阴气。”身后传来苏攀的声音。 他手中拿着锅铲,目光残忍地看着我:“所以我在本子上涂了尼古丁。你知道尼古丁?香烟里就有,我想办法从香烟里提取了高浓度的尼古丁,从毛孔吸收就足以至死。” 我呼吸加快,心脏剧烈地跳动,仰面倒了下去,惊恐地看着他。 我一直都防着别人用鬼怪害我,但我没想到,我最后居然阴沟里翻船,死在毒药之上。 和鬼怪比起来,人要恐怖百倍。 苏攀冷冷地看着我:“你是个好人,但你妨碍了我们的计划,所以你该死。我和李校长已经对你下手了两次,都失败了,只好用这种办法收拾你。下辈子,别这么多管闲事了。” 我看见一只拳头大小的虫子爬上了他的肩膀,虫背上有白色的花纹,看起来像人的大脑。 那是食脑虫的母虫! 但我已经没办法杀它了,我浑身发抖,痛苦地走向死亡。 就在我快要断气的时候,一个东西从我的挎包里滚了出来。 那是一块石头。 德信大师给我的鹅卵石? 咔。石头裂了个缝隙,里面射出金色的光。 裂痕越来越多,最后,鹅卵石裂开了,里面居然钻出了一只虫子。 一只金色的虫子,看起来有点像屎壳郎,但它的身体全都是金色的。 金色屎壳郎快速爬到我的身上,沿着我的脸颊一直爬到了我的额头,然后,我的额头再次烫了起来。 那金色屎壳郎好像融进了我的额头之中,我的身体忽然直挺挺地立了起来,漂浮在半空之中。 而苏攀,满脸的惊恐,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,后退了两步,居然吓得坐倒在了地上。 他肩膀上的食脑虫母虫也受了惊吓,从他身上爬下来,似乎想要逃跑。 金色屎壳郎又从我额头里钻了出来,朝着那只母虫飞过去,一口咬住了它。 很快,母虫就被它给吃掉了。 “不!我的母虫!”苏攀疯了一样,拿起手边的东西就往金色屎壳郎打,金色屎壳郎飞回到我的身边,停在我的肩膀上,对我非常顺从。 “我要杀了你,你这个怪物!”苏攀尖叫着朝我扑了过来,我心中出现了一个念头,我刚才的样子被他看到了,不能让他活着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80章 食脑鬼虫

下一篇   第82章 幕后黑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