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章 来赌一场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84章 来赌一场

而我,心中却非常惊讶,因为我在那几个玩牌的客人中,发现了一个熟人。:6d 司徒凌。 他今天穿了一身藏蓝色的薄麻西装,头发梳得一丝不苟,倒真有几分有钱人的意思。 司徒凌是肯定不会真的来赌博的,他出现在这里,只有一个理由。 卧底! 所以我只敢瞟了他一眼,就移开了目光,他也认出我了,但脸色没有丝毫改变,仿佛真的只是个陌生人。 “这位女士看起来很眼生啊。”一个西装革履的客人上下打量我,“长这么漂亮,叶哥,这是你的新宠?” 叶哥笑着看了我几眼:“怎么,张先生有兴趣?” “是有点兴趣。”张先生笑着说,“怎么,叶哥打算割爱?” 这时,司徒凌说话了:“张先生,还没弄清楚这位女士的身份,要是人家是客人,你这样不是很失礼吗?” 张先生哈哈大笑:“对,对,是我失礼了。”他看向我:“不知道女士芳名?” 我根本就没打算理他,径直看着叶哥,叶哥冷笑一声:“带进来。” 旁边一扇小门开了,两个又高又壮的保安提着一个软趴趴的人走了进来,那人被打得都快不成人形了,脸上都是血,右手的小手指上包着纱布,已经被血给染红了。 是二姨夫。 二姨夫睁开肿得老大的眼睛,一看到我,急忙喊道:“姜琳,侄女,救救我啊,我快被他们给打死了。” 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说:“叶哥,这是什么意思?” “什么意思?”叶哥冷笑,“他欠了我二十万,再加上利息,一共是二十五万,拿不出来,按照江湖上的规矩,五万一条胳膊,二十五万,足够砍掉他的四肢了,还差五万,就只能砍掉他的第三条腿。” 周围的几个赌客都哄笑起来。 “不要啊,姜琳,求求你,借我二十五万,我一定还给你。”二姨夫爬过来,抓住我的脚踝,我挣脱开,往前走了几步,“叶哥,你真该去调查一下,我和他们熊家已经恩断义绝,老死不相往来,你想用他来威胁我,还是省省。” 说着,我看向他身边的王思雨:“叶哥,你好歹也是这一带的袍哥老大,选女人也该有点眼光,这个女人当年在学校的时候,就是出了名的公车,你又何必捡别人的破鞋?” 王思雨大怒,跳起来道:“姜琳你别血口喷人。” 我鄙夷地看着她:“白正武是谁?赵俊是谁?李旺是谁?别说你都不认识。叶哥,你从娱乐会所走出去,能遇到九个跟她有关系的男人。” 王思雨的眼光很高,在学校的时候专门找那些富二代富三代,以她的性子,又不可能只守着一个,因此经常换男朋友,她当时还自称人生赢家,说她想要什么样的男人都有。 赌客们都忍不住笑了,王思雨气急败坏地就要过来打我,被叶哥呵斥:“站住。” 王思雨可怜兮兮地拉着他的袖子,说:“叶哥,你看,她诽谤我啊,你要给我做主啊。” 我说:“叶哥,我说的是不是真的,你去找她的老同学打听打听就知道了。我今天不是来和她吵架的,只是想说清楚,如果叶哥你愿意为了这么个女人来为难我,可以,我不想惹事,但也不怕事。告辞了。” 我转身就走,叶哥冷声道:“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你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?” 我说:“这里不是开门营业的地方吗?难道你们还能强留客人?” 叶哥将牌趴在桌面上:“我倒是很欣赏你的胆量,这样,你来跟我一对一赌一把,赌赢了,我就让你走,而且以后不会再为难你。” 我沉声道:“我不会赌博。” “放心,我也不欺负你,很简单。”叶哥对身后的手下勾了勾手指,手下立刻拿了一只骰子来,“咱们就玩骰子,猜大小。” 我微微眯了眯眼睛,看了看他手中的骰子和铁筒,说:“赌什么?” “很简单,你赢了,我以后不会再为难你,这个人我也放走,那二十五万也不要了。如果我赢了。”他的目光在我身上扫过,“你就要留下来伺候我,怎么样?” 司徒凌说话了:“叶哥,你这个赌局有点不公平?” “哦?”叶哥看了他一眼,“凌先生有何见教?” “谁不知道叶哥是赫赫有名的赌王,当年在澳门的时候,就曾经创下九战九胜的佳绩,这位女士根本不会赌博,传出去,江湖上不会耻笑你叶哥欺负人家什么都不懂吗?”司徒凌说。 叶哥问:“那以凌先生的意思呢?” “这样。”司徒凌说,“我来和叶哥玩一场骰子,如果我赢了,这位女士就跟我走,你也不能再找她麻烦。如果叶哥赢了,这位女士的事情我就不管了,我桌上这些钱,也归叶哥,怎么样?” 我看了一眼,司徒凌面前的那些筹码,至少值个好几百万。 叶哥哈哈大笑:“好,好,凌先生想要英雄救美,可以,我给凌先生这个面子。”他扬了扬手里的铁筒,“今天我是主场,就由凌先生来摇。” 说完,他将骰子放进铁筒里,朝司徒凌扔了过来,司徒凌稳稳接住,然后快速摇动铁筒。 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,司徒凌的动作非常专业,如果我不认识他,一定会以为他是个资深赌棍。 “啪”,一声脆响,铁筒被他放在了桌面上,然后将手收了回去。 按规矩,摇完了骰子之后,就不能再碰铁筒,否则就有出老千的嫌疑。 司徒凌做了个“请”的动作:“叶哥,你先猜。” 叶哥嘴角上勾,说:“我猜大。” 司徒凌朝铁筒看了一眼:“那我就只能猜小了。” 那个姓张的男人跳起来说:“我来开。”说完,掀开了铁筒。 众人的脸色都变了。 铁筒里的骰子全都碎了,只剩下一小块还立着,上面只有两点。 两点,自然是小。 叶哥骤然站起,不敢置信地盯着骰子,然后抬头看了看司徒凌,眼神里有了几分惊疑。 他沉默了一阵,拱手道:“没想到凌先生竟然是个高手,在下怠慢了。我愿赌服输,这个女人你带走,我保证不再去找她的麻烦。” 司徒凌笑了笑,侧过头看向我。我朝他眨了眨眼睛,没错,骰子是我弄碎的。 这个铁筒和骰子都有问题,其实司徒凌也看出来了,骰子里面应该有磁铁之类的东西,铁筒底部有机关,甚至有可能是遥控的,就算司徒凌摇出花儿来,那边一按按钮,就会跳成庄家想要的大小。 所以我将金甲将军放在司徒凌的身上,在司徒凌将铁筒拍在桌子上时,让金甲将军分出一缕鬼气,击碎了骰子。 不过在叶哥的眼中,估计以为是司徒凌用内力之类的将骰子给击碎的,所以称他为高手。 “承让。”司徒凌朝叶哥拱了拱手,拿起桌上的筹码,转头对我说:“跟我走。” 我点了点头,跟上去,还没走出去几步,突然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说:“慢着。” 我步子一顿,后脊背一阵发凉。 回过头,我看见说话的那个人,他留着寸头,身材很普通,长相很普通,属于那种丢到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,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没注意到他。 但是,一对上他的眼睛,我就觉得后脊背有些发凉。 这个男人,绝对不简单。 他站起身,对叶哥说:“叶哥,你这个场子不是最安全的吗?”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83章 地下赌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