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章 周禹浩回来了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85章 周禹浩回来了

叶哥脸色一沉:“这位秦先生是什么意思?要说整个山城市,我这个场子都不安全,就没有安全的地方了。:6d” 秦先生冷笑一声:“既然如此,为什么你这场子里有个警察?” 众人全都吃了一惊,从座位上坐了起来。 张先生激动地说:“秦先生,这你可要说清楚,谁是警察?” 秦先生看向司徒凌:“这个人身上有针孔录像机,你们说谁是警察?” 十几双目光齐齐落在了司徒凌身上,那些保安更是拔出了武器。 我看了一圈,还好没有拔枪。 但是,他们身上肯定有枪。 司徒凌把我护在身后,冷声道:“秦先生,你什么意思?” 秦先生冷笑一声:“什么意思,你还不清楚吗?”他动了动手指,他穿着一件唐装,袖子很长,从他那袖子里爬出了一个一掌长的婴儿。 不,应该说那是一个胎儿,身体刚刚成型,看起来有些恐怖。 我皱起眉头,这个秦先生,居然是个养鬼人,还是专门养这种小鬼的。 它的速度特别快,跳到地上,几秒就爬了过来,打算跳上司徒凌的身。而司徒凌浑然不觉,没有阴阳眼,根本看不到这婴灵。 我丢出金甲将军,虫子飞到婴灵的脑袋上,用力一咬,婴灵的身体迅速瘪了下去,在地上打了个滚儿,化为一缕红雾消失了。 我暗暗松了口气,幸好这婴灵才刚刚化成,实力还很低,不然金甲将军还对付不好。 金甲将军又飞回了我的手心里,我感觉到它的实力增强了一些,不多,只有一丁点,但也足以让我兴奋了。 原来,吸收鬼魂的怨气,能让它实力变强。 说起来长,其实前后不过几秒,秦先生根本没想到他的婴灵会被攻击,养小鬼的人,如果所养的小鬼被杀死,主人也会受到反噬。 特别是婴灵这样的东西,和主人的联系更深。 因此,婴灵被金甲将军给吃了的时候,秦先生忽然惨叫一声,跌坐回椅子上,眼睛鼻子里流出鲜血。 叶哥一惊,不敢置信地看向我们,大叫一声:“动手!” 屋子里的保安们全都朝我们冲了上来,司徒凌对着衣领说:“开始行动。” 说完,一脚踢开挥舞着电警棍的保安,拉着我就往外跑。 屋子里的其他赌客也纷纷抱起面前的钱,四下逃窜。叶哥脸色凶狠,转身朝着里屋走去。 而地下四层的普通区里,一大群警察冲了进来,顿时乱成一团,司徒凌叫了一个女警过来,对她说:“你带姜女士出去。”然后又往回走,我拉住他:“你要去干什么?” “去抓叶添。”他说,“那个包房里面有条暗道,为了抓他,我们布了几个月的局,不能让他跑掉。” “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。”我凑到他耳边,低声说,“你放心,他逃不了,我知道他在什么地方。” 离金星娱乐会所几百米远的一处小超市内,光线很阴暗,货架上零零碎碎地放着一些商品,落了一层浅浅的灰。 忽然,最里面的一只货架无声无息地移开了,一个高壮保安开道,叶哥从里面走了出来,王思雨紧跟在他身后,一脸惶恐,生怕他抛弃自己。 一辆黑色的轿车悄无声息地停在超市外面,叶哥大步走进车内,两个保镖坐在他的身边,已经没有地方坐人了,王思雨还想挤上来,叶哥冷声说:“滚!” 王思雨急了:“叶哥,求求你,带上我,我不想坐牢啊。” 叶哥根本看都不看她一眼,朝旁边的保镖使了个眼色,保镖一脚踢在王思雨的肚子上,把她给踢得半天都爬不起来。 “开车。”叶添说。 他们并没有发现,一只金色的虫子悄悄地爬上了车子,钻进了车座底下。 车刚要开出小巷,忽然警笛大作,几辆警车将巷口围得水泄不通,叶添脸色一变:“往回走!” 车子刚刚调头,后面也来了几辆警车,警察们冲出车来,手中举着枪,喝令车上的人立刻交出武器投降。 叶添骂了一句脏话:“他们怎么知道这个密道的出口!是谁泄了密!” 他的保镖们全都下车投降,司徒凌走过来,打开车门,说:“叶哥,下来,还要我来请吗?” 叶添一下车,就被他狠狠按在车上,反背过他的手,给他拷上了手铐。 叶添狠狠地盯着他,说:“如果让我知道是谁出卖了我,我一定不会饶了他!” 司徒凌冷笑一声:“下辈子,你犯的那些罪,足够你在牢里坐一辈子了。” 叶添也冷笑一声:“那咱们就骑驴看唱本,走着瞧。” 我站在远处,远远地看着叶添被司徒凌带上了警车,笑了笑,伸出手,那金甲将军就飞回了我的手心里。 司徒凌要押叶添回警局,没办法送我,就让一个女警送我回家,那女警似乎对我有点意见,一直给我脸色看,我暗暗想,她不会是对司徒凌有点意思? 我这还真是无妄之灾啊。 车到了我家楼下,女警连个招呼都不打,一踩油门,轰地一下就开走了,我默默地想,脾气这么大,肯定要长一脑袋皱纹。 我回到家,忽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。 是饭菜的味道。 抬头一看,桌子上居然摆了满满一桌子的饭菜,这些饭菜做得很精致,应该是出自大厨之手,色香味俱全,光是看一看,就忍不住想要大吃一顿。 “回来了?”冷冰冰的声音响起。 “周禹浩?”我吓了一跳,看了看墙上的日历,今天晚上正是他第五次回来找我的时候。 我居然给忘了! 完了,今晚别想睡觉了。 我连忙放低姿态,走过去坐在他的大腿上,搂住他的脖子,撒娇道:“禹浩,你回来啦?” 周禹浩冷着脸不搭理我,我轻轻摸了摸他的脸,又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:“禹浩,那些饭菜都是你准备的?” 他忽然抓住我的手,说:“那个司徒凌是怎么回事?” 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我说,“他是山城市警察局刑警大队的大队长,曾经和我一起破过几个灵异案件。” “就这样?”他瞥了我一眼。 “当然。”我斩钉截铁地说,“你不会认为我和他之间有什么?” 我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:“怎么?你吃醋了?” 他捧起我的脸,说:“他对你,不仅仅是朋友?” “那是他的事情,和我没关系。”我连忙说,“怎么?你信不过我吗?” 他盯着我的眼睛看了一阵,将我搂在怀中,说:“以后少和他接触,我可不想他把你给拐跑了。” 我忍不住笑了:“你对自己没信心?” “胡说!”周禹浩脸上浮现一抹可疑的绯红,“看来才七天不见,你胆子大了不少,我今晚得让你知道,到底谁说了算。” 说着便把我横抱起来,我急道:“我还没吃饭啦。” “但是我饿了。”他霸道地说。 于是,我又一次饿着肚子被他吃了一晚上,而且是换着各种花样儿吃,我本来就又累又饿,这一折腾,我直接睡了过去,醒来的时候,饿得我头昏眼花。 “我想吃饭。”我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说,他直接将我抱了起来,走到客厅,都一个晚上了,饭菜居然还是热腾腾的。 我突然发现,我们俩都还光着身子呢,老脸一红,连忙说:“你先让我穿件衣服。” “屋里就咱们两个,需要穿衣服吗?”他搂着我,“你想吃什么?这个西湖醋鱼不错,是州杭铜雀楼的大厨亲手做的。”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84章 来赌一场

下一篇   第86章 黑暗的过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