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章 食人狂魔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87章 食人狂魔

那围裙一看就是杀猪场里屠夫穿的,上面布满了血迹,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味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的小说 我突然想起,那个榔头,不就是当时我在车上打他时的那只吗? 这个榔头很大,和家用的不同,一般人怎么会在车上放这种榔头呢?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恐怖的原因,后脊背一阵阵发凉,头皮微微发麻。 难道,当时他是想用这把榔头打死我的吗? “两年前,我让你逃了。”梁家宁提着榔头,阴森森地说,“没想到你还会自己找回来,也好,我杀了这么多年轻女人,你是唯一一个逃走的,杀了你,我的人生就圆满了。” 周禹浩挡在我的面前,冷冷地看着他:“当年你是不是摸了她?” 我满头黑线,现在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。 梁家宁冷笑:“摸了又怎样?” “哪只手摸的?”周禹浩眼中露出几分杀气,“哪只手摸的,就剁哪只手,两只手都摸了,就一起剁掉。你当年亲到她了吗?” 梁家宁像是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:“亲到了又如何?” 我默默地想,其实他没亲到,我先给了他一榔头。 “很好。”周禹浩的眼神如刀,嘴角上勾,露出一道嗜血的笑容,“那就把你的嘴也一起剁掉。” 梁家宁哈哈大笑:“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,居然还敢在我面前口出狂言,来啊,你来剁啊!” 说完,他凶相毕露,挥着榔头就朝周禹浩打了过去。 可是,他打了个空,周禹浩不见了。 他顿时愣住,惊讶地看了看四周,忽然墙壁上所悬挂的一个金色太阳形状的装饰品飞了过来,砸在他的脑袋上,他闷哼一声,被砸晕了过去。 周禹浩在空气中凭空出现,几步来到我的身边:“不过是个普通人,居然敢对我出手。” “你不会把他给打死了?”我问。 “放心,他没死。”周禹浩冷笑,“我说过要剁掉他的手和嘴,没剁之前,怎么会让他死?” 我脸色黑了一下,你还真打算剁啊。 忽然,我耳朵动了一下,侧过头看向壁炉里的地下通道:“里面有声音,难道下面有人?” 我对周禹浩说:“你看着他,我下去看看。” 周禹浩踢了梁家宁一脚: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 我们沿着楼梯往下,发现下面是一座很空旷的地窖,地窖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,地窖中心摆着一张手术台,台子上还躺着一个年轻女人,光着身子,四肢和脑袋都被活生生地打成了烂泥,看着特别血腥可怕。 我只看了一眼,胃里就一阵翻涌,差点把昨晚的晚饭都吐出来。 地窖的里还有一扇紧闭的铁门,周禹浩打开铁门,里面溢出一股白色的雾气。 那是个冷库。 “里面是什么?”我问。 “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。”周于浩说,“他杀掉的人全都在里面冻着。” “把尸体冷冻?他想要干什么?”我呆了一下,忽然想起最近很火的一部美剧《汉尼拔》。 我又差点吐了。 “报警。”我说,“赶快报警,这样的禽兽就该枪毙一万次。” 突然,手术台上的女人动了一下。 不可能啊,脑袋都锤烂了,怎么还能动? 接着,我就感觉到了浓重的鬼气,非常浓郁,让人浑身发冷,我体内的金甲将军都开始躁动。 手术台上的女人肚子猛然鼓了起来,像怀胎十月一样,金甲将军钻出了我的身体,趴在我的肩膀上,似乎在保护我。 周禹浩几步冲到我的面前,忽然啪地一声,女人的肚子裂开了,一个浑身血淋淋的女人从里面爬了出来。 鬼!而且是力量非常强大的厉鬼! 周禹浩手腕一动,黑色的鞭子出现在他的手中,侧过头来对我喊:“快跑!” 这个厉鬼不是我能够对付的,我转身就往地窖外跑,就在我冲出地窖口的时候,忽然看见梁家宁一榔头朝我脑袋呼了过来。 我现在耳聪目明,第六感强,反应也极快,往后躲了一下,榔头擦着我的鼻尖挥了过去。 金甲将军立刻飞到梁家宁的身上,在他后颈咬了一口,梁家宁脸色立刻就变得青紫,这是鬼气入体。 他身体摇晃了一下,仰面倒了下去。 我去摸了摸他的鼻息,没有死。 我掏出手机,想要打电话报警,但手机没有信号,我又拿起座机,发现根本没有插电话线。 我又跑上二楼,这么大一栋别墅,不可能连一台电话都没有,不然梁家宁一个人要怎么生活? 我一路找到书房,里面到处都是红木家具,办公桌上有一台电话,还好,能打通。 我拨打了报警电话,接电话的是一个年轻女孩。我匆匆忙忙地说郊外别墅里发生了连环谋杀案,而且还暗示她,凶手可能在吃人。 “女士,你冷静一点好吗?”电话那头的女孩说,“请您说清楚一点,您是被绑架的吗?” “呃。”我愣了一下,“没有,我因为有事,自己找过来的。” “哦,您是因为什么事找过去的呢?” “我来还钱,几年前问这家主人借了一千块钱。” “哦,是不是两年前四月十六号的那天晚上?” 我顿时愣住,她怎么会知道? 电话里的声音变得很诡异:“那天晚上,他的猎物本来是你,但是你拿了他的钱,打伤他跑了。正好有个女孩经过,见他满头是血,想要帮忙,结果被他打晕之后,放在后备箱带回了别墅,然后,他在地下室里肢解了那个女孩,一直到四肢都被砍掉,女孩都还活着,他凑到女孩的耳边告诉她,因为你,她才会死,其实,那天死的,应该是你。” 我极度惊恐,一把扔掉了电话,忽然,那话筒里猛地伸出了一只枯槁的手,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腕。 “我是因为你才会死的。”话筒里的声音还在继续,“我要把你拉进地狱,给我陪葬!” “小琳,低头!”周禹浩的声音传来,我立刻将脑袋往下一埋,黑色的鞭子劈空而来,打在那只枯槁的手上,竟然将它生生打了下来。 我立刻拿出镇邪祟符,迅速贴在那断掉的手腕之上,话筒里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,手腕也收了回来。 金甲将军飞到地上那断手之上,吸食了里面浓郁的怨气。 “这个厉鬼很厉害。”周禹浩抓住我的胳膊,说,“她能创造幻境,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迷住。咱们必须赶快想办法出去。” 我心情有些低落:“都是我的错,当年如果我没有上梁家宁的那辆车,或许那个女鬼就不会死了。” 周禹浩跟在我的身后,低声说:“原来你也觉得是你的错吗?” 我心中一惊,回头一看,身后的周禹浩竟然变成了女鬼的模样。 她浑身浴血,直勾勾地盯着我,眼中是无尽的怨毒和仇恨。 她的头发突然暴涨,死死地缠住我的喉咙,将我吊了起来,我喉管剧痛,拼命地挣扎,她将我拉近,嘴唇青紫,口中黑漆漆的,像涂满了黑色的颜料,看着非常的恶心。 她没有鼻子。 她的鼻子缺了一大块,伤口坑坑洼洼,还有牙印,像是被牙齿给生生咬下来的。 “他把我的鼻子咬了下来,当着我的面吃掉了。”她张大了嘴,朝我的脸咬了过来,“我也要让你尝尝被活活吃掉的味道。” 就在她的嘴离我非常近的时候,我突然也张大了嘴,金甲将军从我口中飞出,猛地钻进了她的嘴里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86章 黑暗的过去

下一篇   第88章 茅山女道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