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章 你的生日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89章 你的生日

我急了,往他胸口锤了一拳:“周禹浩你疯了吗?” 周禹浩哈哈大笑,掰过我的身体,让我的背贴着他的胸口,指着天空说:“你看。:6d” 我抬起头,就看到一朵烟花在天空中炸开。 “啪啪啪。”一朵朵烟花盛开,将夜空照出各种色彩,如同一片光的海洋,最后化为光流瀑布,从空中倾泄而下。 我兴奋地说:“好漂亮啊,这是哪里在放烟花?” 周禹浩忽然很认真地看着我,一字一顿地说:“生日快乐。” 我一下子就懵了。 生日? 今天是我的生日? 今天似乎是八月五号,真的是我的生日,自从父亲过世之后,就再也没人记得我的生日,渐渐地,连我自己都忘了。 但是他记得。 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流淌了下来,他凑过来,替我吻去腮边的泪水:“别哭,小时候我母亲曾跟我说过,在生日这天哭,就要哭一年。” “谁说我哭了?”我抹了一把脸,“我才没哭呢,这是泳池里的水。” 他笑了:“你说是水就是水。” 他托着我的腰,将我轻轻抵在泳池边沿:“感动吗?” 我勉强点了点头:“还行。” “既然你满意,是不是也该犒劳犒劳我,让我也满意?” “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!”我捏了捏他的脸,抬起头吻住了他的唇。 这么久以来,这还是我第一次主动吻他的唇,虽然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吻,却让他的脸色绽放出耀眼的光芒。 他低头深深地吻住了我,这个吻纠缠了很久,直到我都差点忘记呼吸了,才分开。 “你的吻技有进步。”我摸了摸唇,说,“老实交代,这几天你是不是去亲别人了?” 话没说完,又被他吻住了。 在轰隆隆的烟花声下,我们又做了一场,这真是一种奇妙的体验,这栋楼很高,倒是不怕人偷拍,但露天之下,却有一种野战的刺激感。 完事儿之后,我累得不行,是周禹浩将我抱出来,用浴巾将我包住,回到房内,酒店已经送来了生日蛋糕,足足五层,奶油拉成漂亮的花纹,还做了一个和我长得很像的小人儿,放在顶层,然后是花式英文:生日快乐。 周禹浩将切蛋糕的刀递给我,我们俩人一人吃了一块,填了下肚子,又在床上做了一次,这次滚床单的时间有点长,做完天都快亮了,周禹浩搂着我,睡了整整大半天。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,酒店送来了新衣服,是一条白色的连衣裙,这样的裙子很显胖,以前我肯定不敢穿,但现在瘦了好多,皮肤也好了很多,换上之后,看起来很清纯。 我暗暗发笑,没想到我也有装纯的时候。 我们又开着破面包车回家,经过酒店大门的时候,那个门童用诡异的眼神看着我们,似乎在说,有钱人的逼格我不懂。 回到家,我俩一下车,周禹浩就按住我的肩膀,说:“屋子里有人。”说罢,他立刻隐去身形,附身进了木牌之中。 接着我家房门就开了,两个身高体壮的保镖走出来,分立在门的两边。 我嘴角抽搐了两下,这是哪路神仙,这么大的阵势。 “姜女士。”一个保镖说,“我家少爷等候您多时了,请。” 我问:“你家少爷是谁?” “我家少爷姓沈。” 姓沈?我皱起眉头,我所认识的人中,没有姓沈的啊。 “请。”保镖侧开身体,我捏了捏兜里的木牌,反正有周禹浩在,我什么都不用怕。 走进屋子,我一下子愣住了。 我家那破沙发上坐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人,长得极为俊美,和周禹浩不分伯仲,或许是嫌我那沙发太破旧了,他让人在沙发上铺了一层丝质的垫子。 这个年轻人我认识,当时我和周禹浩一起坐飞机去州杭,在飞机上遇到了血鬼事件,他当时包下了整个头等舱,而那个被炼成血鬼的可怜人,就是他的父亲。 对了,当时曾听机长说过,这位少爷姓沈。 年轻人抬头看了我一眼:“看来姜女士已经认出我了。” 我点了点头:“我曾在飞机上见过你。” 年轻人给人的感觉冷冰冰的,看人的时候总是居高临下,让人有些不舒服。 但谁叫他长得帅呢,连这种高傲都似乎顺眼了一些。 “我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,就开门见山了,我父亲的事情,想必你也清楚,他在山城市办事的时候,被隐杀的人绑走,我们找到他的时候,他已经被炼成了血鬼。”年轻人说。 我淡淡地看着他,说:“沈先生不会认为我和令尊的事有什么关系?” 他的父亲其实是被隐杀的杀手陈婉青所杀,后来我还被陈婉青摆了一道,差点死在鬼空间里。 只不过,似乎x档案调查处的人认为是马忠世干的。 “我父亲的事情已经查清楚,凶手是隐杀的马忠世。”年轻人说,“隐杀杀了我父亲,又想利用化成血鬼的他杀我,可惜没有得逞。前几天,他们再次对我下手。” 我没听明白:“沈先生,我很同情你的遭遇,但这与我有什么关系?” 年轻人看着我说:“我希望能够聘请你做我的临时保镖,替我抓住来杀我的隐杀杀手。” 我满头黑线:“沈先生,你真是太看得起我了,我哪有那个本事?” “易森向我推荐了你。”年轻人说,“你有这个本事。” 又是易森! 我有点生气,说:“易森为什么不亲自做您的保镖呢,沈先生。” 年轻人说:“易森和第九组的人要去东海上调查一个大案子,抽不出身来。” 真会甩锅! 我正想拒绝,突然听见周禹浩说:“答应他。” 我有些不愿意,周禹浩说:“你杀了隐杀的杀手,他们不会放过你,与其坐以待毙,不如主动出击,有我在,不会出问题。何况你的金甲将军还差一点就能升级了,难道你不想让它吸收一些上等鬼物?” 我只好不情愿地说:“既然沈先生看得起我,我也不好推辞,但是我毕竟实力有限,能不能帮得上忙,我可不敢保证。” 年轻人冷冰冰地说:“我也信不过你,不过我信得过易森,他既然说你行,你就一定能行。” 我脸部肌肉抽搐了两下,这话听着怎么这么不舒服? “佣金五百万,有没有问题?”他继续说。 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,一开口就是五百万,真是土豪啊。 “可以。”我说,“先付一半,如果我觉得自己打不过隐杀的杀手,中途退出,钱我会退给你。” 年轻人朝身边的保镖点了点头,保镖直接拿出一只黑色的皮箱,皮箱打开,是满满一箱子的钱。 “这是二百五十万。”年轻人沉声说,“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我的保镖,在抓到隐杀的杀手之后,必须与我寸步不离。” 我本来想问睡觉上厕所怎么办,但一想这问题也太不专业了,便收起箱子。 年轻人起身道:“走。” “等等。”我说,“我先准备一下。” 年轻人出了门,在车上等我,我收拾了一下装备,还画了好几张符箓,现在我已经能画稍微高级一点的符了,比如“镇凶煞犯户符”,这种符算是中级的符咒了,但凡凶煞,如果有犯住宅,可以用这种符箓镇压。 当然,它最多只能镇压恶鬼,对厉鬼有一定的作用,却不能完全镇压。 我一连画了好几张“镇凶煞犯户符”,看得周禹浩很无语:“这符你学了多久?”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88章 茅山女道士

下一篇   第90章 床下鬼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