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章 床下鬼手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90章 床下鬼手

我说:“昨天才开始学。..” 他的表情更加古怪:“你画失败了多少?” 我说:“没有失败啊,这是第一次画。” 周禹浩用看怪物一样地眼神看着我,我奇怪地问:“怎么了?” 周禹浩沉默了一阵,说:“我之前不相信世上有生而知之者的天才,现在我信了。” 我有些得意,又画了几张其他符箓,统统放进肩挎小包里,出门上了年轻人的车。 年轻人名叫沈烨,是昭化集团的董事长。我一听昭化集团,顿时瞪大了眼睛,昭化集团是全国知名的上市企业,据说市值达到了千亿,旗下囊括了能源、日化、餐饮、文化等各个方面的业务,去年最火的一部改编自西游记的电影,就是昭化集团投资拍摄的,光这一部电影,就在华夏市场上席卷将近二十亿。 果然是个土豪啊,还是土豪中的土豪。 他特意从州杭亲自过来请我,也算是给足我面子了。 几天之前,沈烨遇到了一次袭击,他到公司总部开会,一个人在董事长办公室里看文件的时候,觉得后背有些发凉。 他的办公室装修风格很后现代,办公桌背后的墙壁是一整面金属花纹的装饰,每天保洁都擦得很亮,能够清晰地照出人影。 他回过头去,顿时脸色一变。 他明明已经转身了,但金属装饰所映出的他的影子,仍旧背对着他,并没有回头。 金属装饰里的那个影子忽然转动脖子,脑袋转了一百八十度,扭过来阴森森地看着他笑。 他并没有慌乱,立刻就往外走,走到门边的时候,门上也映出了他的影子,那个影子笑得很恐怖,抬起手臂,居然从门里伸了出来,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。 “啊!”镜子里的影子惨叫了一声,手上冒起青烟,又立刻缩了回去,一切都恢复了原样,仿佛刚刚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,只是一场幻觉。 沈烨掏出脖子上所挂的一张符,用红色的小布袋子装着,还是多年前,他母亲在世时去五台山旅游,为他所求的平安符。 他知道,肯定是隐杀找来了。 土豪沈烨包了一架小型飞机,我们飞回了州杭,沈家在州杭郊外有一座大宅子,据说是清代一位大官所修建的园林,风水宝地,环境清幽,一走进去,就像是穿越时空回到清代了一样。 这样一座宅子,光是佣人就好几十个。 我不由得感叹,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啊。 沈烨的住处在宅子的深处,是一座独立的小庭院,院子里种满了竹子,只是我觉得那些竹子似乎有些奇怪,可是又说不出到底哪里奇怪。 我们到的时候,已经过了晚饭时间,佣人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饭,为了照顾我的口味,还准备了很多川菜,这厨师的手艺没得说,入口即化,满齿留香,把我给吃撑了。 沈烨应该是从小受过良好的教育,吃饭很优雅,和他一比,我就显得很粗俗了,好在他并没有说什么,倒是站在一旁伺候的两个女佣人时不时地用鄙夷的目光看我。 吃完饭,沈烨就要处理公司的事情,我就坐在院子里喝茶赏竹,这日子实在是太惬意了,我偷偷跟周禹浩说:“等做完了这个案子,我也要买这样一座宅子,过过旧社会大地主的生活。” “去年苏州卖出一座清代园林。”周禹浩无情地打击我,“成交价3.5亿。” 我差点把茶水给喷出来。 “到时候,你可以住到我家去。”他说,“我家的宅子比这宅子大很多。” “你家在哪儿?”我忍不住问。 他又不说话了。 我翻了个白眼,谁稀罕知道! 沈烨处理完了公司的事务,已经快到十二点了,他洗漱了一下,在那张古董雕花床上睡下,保镖们守在门外,我则睡在外间的小床上。 在古代,这是主人贴身大丫鬟睡的地方。 周禹浩有些不满:“我的女人,居然给他做贴身丫鬟,这个沈烨胆子倒是很大。” 我满头黑线,在古代,贴身丫鬟十有九八是要伺候主人睡觉的,怪不得他吃醋。 “别闹了。”我压低声音说,“又不是真的丫鬟,别乱吃飞醋。” 周禹浩冷哼了一声,不再说话。 我从包里拿出“镇凶煞犯户符”,打开外门,守在门外的两个保镖用诡异的目光看着我。那目光中带了几分暧昧,估计这些特种兵出身的人,根本不相信我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小姑娘能保护沈烨,认为我是个神棍,说不定还是个以色侍人的神棍骗子。 我有不理他们,掐了几个法决,然后口中念道:“太上有令,命我施行,扫荡狐鬼,镇压凶星,一切邪祟,不准横行,如敢干违,风火雷霆!” 念完,又掐了几个法决,将符箓一扔,那符箓居然飞到了门楣之上,上面的字迹荡漾起一层金光。 两个保镖都露出惊讶的表情,但更多的是怀疑,根本不认为这是法术,而是觉得这肯定是我在变戏法。 我进了屋子,里屋的沈烨已经睡熟了,能够听到均匀的呼吸声。里屋和外屋之间本来有一层厚厚的帘子,此时已经挂了起来,方便我随时注意里面的情况。 我发现他睡觉有些不老实,踢被子,那床蚕丝被从他身上滑了下去,而他的一条胳膊伸了出来,垂在床边。 我翻了个白眼,我只是保镖,又不是他的贴身丫鬟,他盖没盖好被子,感不感冒,不关我的事。 我正想回床上睡觉,忽然感觉到一股森然的鬼气,便看见床边的地板下忽然伸出一只手来,抓住了沈烨的手,将他往地下拉去。 沈烨睡得很沉,居然没有醒。 我的反应很快,拔出桃木剑就冲了过去,一剑刺进那只手的手背之中。 那只手抖了两下,化作一团黑色烟雾消失了。 但是,鬼气并没有消失,反而更加浓郁,我上前护住沈烨,拍了拍他的脸:“沈先生,快醒醒。” 沈烨没有反应。 我皱了皱眉头,狠狠给了他一个耳光,把他那张娃娃脸打得都有些肿,他才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。 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他声音有气无力,我焦急地说,“你赶快起来,有情况!” 他艰难地坐起来,说:“我有点低血糖,睡着了就不容易醒。” 忽然,我脚下一紧,低头一看,那只手居然抓住了我的脚,金甲将军从我脚背上钻了出来,一下子咬住那只手。 那只手又化为烟雾消失了。 守在门外的两个保镖听到响动,也都冲了进来,我脸色一变,说:“别进来,快出去!” 话音未落,地下又伸出了两只手,各抓了一个保镖的脚,然后用力一拉。 我本来想去救,但距离太远,等我赶到的时候,他们已经被拉了半截进土里,我和沈烨只能一人抓了一个保镖的手,但根本无济于事。 “让开。”周禹浩的声音传来,我连忙躲开,他那黑色鞭子往二人面前的土地一甩,那鞭子居然钻进了地下,似乎打中了什么东西,然后又收了回来。 地面居然没有任何破损。 那两个保镖没有再往下掉,但只有半截在外面,鲜血从他们身下涌了出来,他们凄厉地惨叫着,求我们赶快救救他们。 周禹浩摇了摇头,说:“给他们个痛快,他们从腰部以下全都碎了,救不活了。” 我肯定下不去手,只能看了看沈烨,沈烨沉默了一下,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,对着二人的脑袋一人一枪,两人的脑袋软软地耷拉下来,断了生机。 我有些不敢置信,近距离爆头,是很考验心理素质的,他下起手来却没有半点的迟疑。 我微微眯了眯眼睛,他以前肯定杀过人,而且不止一个。 沈烨将枪收好,回头看了周禹浩一眼:“这位是?” “他是我所养的鬼魂。”我说。 沈烨眼神有些变:“他是鬼?” “不用担心,他和我有契约,只会听从我的命令。”我连忙说,“想要对付隐杀,少不了他。” 沈烨点了点头,似乎对鬼魂并不害怕。 出了房间,周禹浩又回到了桃木名牌之中,我说:“沈先生,这房间地下应该有东西,你叫几个人来,挖开看看。” 沈烨的管家早就到了,他对管家吩咐了几句,管家很快便叫了几个专业的工人来。 房子虽然是明清建筑,但经过重新改造和装修,房间里的地板都用水泥筑过一次,然后铺上了实木地板。 几个工人把地板敲开,破开水泥,然后往下挖,一直挖到地下五米,没有挖到任何东西,工人们还挖吗,沈烨点头道:“继续挖。” 又往下挖了几米,忽然一个工人喊道:“挖到东西了。” “好像是具尸体!” “换个扫帚过来。” 工人们用扫帚扫开泥土,露出一具白骨来,那尸体看起来至少上百年了,脑袋上碎了一块,应该是被人打死的。 我惊讶地说:“果然如此。” 沈烨问:“怎么回事?”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89章 你的生日

下一篇   第91章 鬼影幢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