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章 身后的鬼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97章 身后的鬼

“你看到了我的过去。..”他直勾勾地盯着我,我继续装傻:“那面镜子只能看见自己的过去,为什么你会认为我看见了你的?” 他斩钉截铁地说:“刚才有一瞬间,我感觉我们心灵相通了。” 我有点毛骨悚然,岔开话题:“沈先生,你这个搭讪的方法实在是太老套了,连三岁小女孩都不会上当了好吗。” 沈烨看了我一眼,没有再说话。 我们本以为还会有一场激烈的厮杀,没想到接下来的路居然一路畅通,虽然也遇到了一些恐怖景点,但并没有遇到恶鬼。 走了大概半个小时,迷宫的出口出现在我们的面前,那几个游客喜极而泣。 “太好了,我们终于走出来了。”那个中年妇女哭着说,“我还以为我会死在里面。” 那个三十多岁的上班族忽然动了,他将那中年妇女朝我们一推,然后迅速朝出口跑去。 那中年妇女急了:“只有第一个出去的人才能得到出场券,他真是太卑鄙了。” 说着就要追过去,我拉了她一把,说:“等等!” “你走开!”她推开我,也跟着冲了过去。 她看起来很柔弱,没想到爆发起来速度却极快,几步就追上了那个上班族,往他身上用力一撞,将他撞倒,然后在他背上踩了一脚,冲出了迷宫出口。 “出来了,我出来了!”中年妇女疯狂地大笑,发现出口外面站着那个塑料小丑,她跑到小丑面前,对小丑叫道:“我出来了,把出场券给我,我要回家,我现在就要回家。” 小丑没有反应。 中年妇女想了想,在小丑的口中掏了一阵,掏出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恭喜你,拿到了第一张出场券,请准备回家。” 中年妇女喜形于色,专心致志地看着手里的纸条,而我们却看见,那雕塑小丑忽然拿起了手中的五彩球,狠狠砸向她的脑袋。 我转过头,没忍心看。 中年妇女倒在了地上,小丑还在不停地砸,直到将她的脑袋完全砸成烂泥。 然后,小丑吐了一张纸条在中年妇女的身上,凭空消失了。 沈烨大步走过去,捡起那张纸条,纸条上用血写着:欢迎回家。 我抽了口冷气,果然不出我所料,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之前说走出了迷宫,就能拿到出场券,但出场券到底是不是离开游乐场的关键,根本就不知道。 其实,这是一个文字陷阱,出场券,也可以说成被踢出场外的券,拿到了之后就被踢出局。 那个中年妇女,就这样被踢出局了。 那个上班族已经被吓得有些崩溃了,反而是那个叫张驰的胖子,虽然脸色也有些白,胆子却不小。 我们几人坐在迷宫外的一张圆桌上,我说:“完全按照小丑所说的去做,肯定是不行的。必须找到这个鬼空间所存在的本源。” 说着,我看向张驰:“张先生,你对这个游乐场了解多少?” 张驰将沾满了汗水的手绢拧了一下,说:“我以前家就住在这附近,所以了解一点,三十年前,这里本来是一处贫民区,住了很多穷人,治安很乱,警察也不怎么管。因此三天两头都要死人,死了之后也没钱买墓地,当时就是直接拉去烧了,然后在家周围随便找个地方一埋了事。” “所以,这一带既住了活人,也住了死人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,这里变得越来越邪门,死的人也越来越多,有一年夏天发生了一场很大的火灾,死伤无数。后来港督亲自下令,将这里的人都迁走,房屋也都拆了。” “刚开始的时候,说在这里建一所学校,后来不知道怎么没有建成,就改建了游乐场,这么多年,我倒是也听说出了几件失踪案,但也没有出什么大事。” 我皱眉道:“当年被火烧死的那些人,全都埋在这里吗?” “我记得新闻说的是就地掩埋。”张驰说。 我满头黑线,这不是胡来吗,阴宅和阳宅全都混在一起,阴气冲天,不出事才怪了。 沈烨开口了,他淡淡地说:“这里的地势也有问题,山反背,水不归堂,是大凶之地,既不适合做阴宅,也不适合做阳宅。做阴宅,必有鬼怪作祟,做阳宅,厄运不断,有血光之灾。” 我点头道:“被火烧死的人,死时极为痛苦,死后怨气极大,又被这大凶之地长久蕴养,怪不得会产生出这样庞大的鬼空间。” 张驰擦了擦汗水,说:“三位大师,我是看出来了,你们都是有大本事的人,你们看,有没有什么好办法?有用得上小弟的,请尽管吩咐。” 我看向沈烨:“不知道沈先生有什么办法?” 沈烨沉思片刻,说:“先找到当年埋烧死尸体的万人坑,想必那就是恐怖游乐场的本源所在,消灭掉本源,才能彻底毁掉它。” 我问张驰知不知道万人坑到底在哪里,他摇头,说年代太久远了,当年他还是个小孩子,根本记不清。 最后,我提议我们分开找,我和温暖一组,沈烨和张驰一组,一组负责东边,一组负责西边,至于那个上班族,我根本没有将他计算在内。 这个人是个小人,根本信不过。 沈烨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,并没有反对。 我与他们分开之后,对温暖说:“我们先去广播室。” 温暖有些不明所以:“为什么?” “之前有个神秘人在广播里说,他在广播室里发现了很恐怖的东西,我怀疑这个东西和恐怖游乐场的本源有关。”我说。 温暖还是有些不明白:“他说的恐怖东西,难道不是那个无头尸体吗?” 我脸色阴沉:“如果他说的是无头尸体,就不会用‘恐怖东西’这样的词,而是直接说死人了。我怀疑,当时在广播里说话的,就是这具无头尸体。” 温暖抽了口冷气:“你的意思是,当时是鬼在说话?” “不管怎样,先过去看看再说。” 我们再次来到广播室,无头尸体仍然坐在那里,我和温暖开始在里面翻找。 广播室很小,只有一些广播设备和桌椅板凳,桌子抽屉里都是些乱七八槽的票据和空白笔记本。 等等,笔记本? 我从挎包里拿出那些纸条,不管是在无头尸体身上找到的,还是在小丑嘴巴里找到的,上面都印有同样的英文字母,应该是从同一个本子里撕下来的。 我让温暖将所有的笔记本都找了出来,一本一本地翻找。温暖问我:“姜女士,你说,我们之中真的有一个是鬼吗?你说会是谁?” 我拿起一本笔记本,一边翻一边说:“我怀疑是沈烨,他的出现太突兀太离奇了。” 话音未落,我脸色一变,说:“找到了。” 这本笔记本里沾着不少的血,还有血手印,后面几页被撕了下来,前面几页是机械修理记录,似乎写这个的是游乐场里的机械师,专门负责设施的保养。 我一直往后翻,发现他在里面说,游乐场里的过山车经常出问题,刚开始的时候是一些小问题,后来问题越来越大,有一次甚至出现了过山车半路突然停了的情况,虽然没有人员伤亡,却把游乐场上下吓了个半死,那之后过山车项目就关闭了。 他说过山车的情况很奇怪,似乎机器老化的速度远远高过其他机器,有些甚至像是人为破坏的。 我越看心里就越欣喜,这个过山车项目下面,估计就是传说中的万人坑了。 我将笔记本放进包里,却一个不小心,把包给摔在了地上,里面的东西掉了出来。 我连忙将东西收好,有一块破碎的镜片,是从真实之镜上取下来的,我正打算随手放回包中,却突然愣住了。 镜子里映出了我的身影,在我的身后,赫然站着一个模样恐怖的女鬼,没有半点毛发,全身黑糊糊的,像是被焚烧过,一双铜铃般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。 这个女鬼是哪里来的?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96章 沈烨的过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