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章 逃出去的办法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98章 逃出去的办法

我的阴阳眼自从进了这个鬼空间之后,就不太好用了,估计是鬼空间的力量太强,而我仅仅是最初级的阴眼的缘故。 等等! 站在我身后的,不是温暖吗? 我猛吸了一口冷气,难道,温暖是鬼? 我转过头去,看见温暖正站在我身后,对着我温和地笑着:“姜女士,你怎么了?找到游乐场的本源了吗?” 我吞了口唾沫,尽量镇定地说:“找到了,就是过山车,我们去看看。” “好啊,我们这就过去。”温暖冲我点头。 我挎上包,说:“我再找找有没有什么其他线索,你先到外面等我。” 她点了点头,朝门口走去,就在她用背部对着我的时候,我猛地抽出桃木剑,朝着她的背心刺了过去。 谁知道她早有准备,身形一起,猛地跳到天花板上,像壁虎一样四肢贴着墙,脑袋朝后弯了一百八十度,阴森森地看着我:“姜女士,我是你的保镖,你为什么要袭击我?” “你们把温暖给弄到哪里去了?”我厉声大喝。 “真是伤心,姜女士,既然你要杀我,我也就不客气了,你的命,就由我来收走。”天花板上的温暖彻底变成了烧死鬼的样子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焦炭味和腐臭味,让人作呕。 此时,我的胸膛已经被愤怒淹没了,我和温暖相识的时间很短,但我很喜欢这个爱笑爱闹的活泼女孩。 如今她生死不明,凶多吉少,很有可能在进入游乐场的时候就已经被这只厉鬼换了,一想到温暖可能已经死在了她的手上,我心中便充满了恨意。 “混账!”我大喝一声,“把温暖还给我!” 我猛然跳起,连我自己都想不到我居然有这么快的速度,那只厉鬼也很惊讶,迅速逃窜,却依然躲闪不及,被我一剑刺穿了手臂,钉在天花板上。 那烧死鬼立刻一口咬在自己的胳膊上,将手臂咬断,然后一窜,消失了。 我咬紧了牙关,脑子里都是温暖的音容笑貌,怒火越来越旺,一腔热血涌上额头,我觉得眼睛似乎有些发热,一抬头,原本空空如也的角落里,忽然出现了那烧死鬼的身影。 我能看到她了? 我握紧了桃木剑,装作什么都看不见的模样,惊慌地四下张望,而那只烧死鬼贴在地面,悄悄地朝我爬了过来。 就在她来到我的脚边,想要暴起杀人的时候,我突然一张镇邪祟符贴在她的额头上。 烧死鬼的力量很强,那符箓一下子就烧了起来,但毕竟阻挡了她一两秒。 这点时间,足够了。 我一脚踩在她的背上,提起桃木剑,桃木剑忽的荡漾起一层浅浅的金光,我感觉体内的灵气被抽了一部分,填入剑中,一剑刺下去,瞬间便刺穿了她的脑袋。 烧死鬼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身体开始亮起红光,然后全身都燃烧起来,最后烧成了一包灰,散落了一地。 虽然杀死了烧死鬼,但我的心里一点都高兴不起来,虽然希望很渺茫,但我还是打心底祈求温暖能够活着。 我收好桃木剑,走出广播室,却看见沈烨正站在门外,若有所思地望着我。 我沉默了片刻,说:“你其实一早就知道是不是?” “我早就提醒过你。”沈烨说,“这个保镖不可靠。” 我想要质问他为什么不早告诉我,但仔细想想,他也没有告诉我的义务,便咽下了这口气,绕过他径直往前走。 “我要恭喜你。”沈烨跟在我身后,说,“你的阴阳眼,已经到了阴眼的高级状态,晋升阳眼,指日可待。” 我冷冰冰地说:“多谢关心。” 他笑了一声:“姜女士,我特意跑来保护你,你不用这么冷淡。” 谁要你保护!我在心里默默吐槽,然后岔开了话题:“张驰和那个上班族呢?” “我让他们在那边的海盗船等我。”沈烨说,“我本来以为会有一场血腥厮杀,就没带着他们。” 我沉默了一下,最后还是说了一句:“谢谢你。” 沈烨笑了:“应该的。” 我们和张驰他们会合,然后来到过山车前,果然如笔记本里所说,过山车老化得非常快,上面已经布满了斑斑锈迹。 张驰连忙问:“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 沈烨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,皱眉道:“从风水上来看,这个大凶之地,最凶的就是此处了,当年那些人是脑子进水了吗?居然将烧死的凶尸埋在这种地方?” 话一说完,他就意识到了,或许这一切都是故意为之也说不定。 他眉头深锁:“有点麻烦,这地形太凶了,如果要毁掉这里,必须彻底改变这里的地形才行,我们现在没有这么大的本事。” 那个上班族面如死灰,颤抖着说:“这么说来,我们今天注定要死在这里了?我们会怎么死?饿死?渴死?还是被鬼怪杀死?我,我不想死啊。” 张驰汗如雨下,他都顾不得擦了,有些绝望地问:“真的没有办法了吗?” 我掏出那本笔记本,继续往后面翻了翻,看见这个机械工说,过山车还经常发生怪事,有好几次,装满了游客的过山车在经过最高点的时候,突然消失了几秒,然后又突然出现了。 因为只有短短几秒,看到这景象的人都以为是自己看错了,而那些游客也没有任何感觉。 我心中一动,说:“有办法了!” 张驰喜形于色:“什么办法?” 我说:“根据这维修笔记里所写的,过山车在经过最高点的时候,曾失踪了几秒,说明正常空间和鬼空间之间,在那里有个连接点。” 那个上班族脸色一变,说:“你的意思是,我们乘坐过山车达到了最高点,然后……” “没错,达到最高点之后,就往下跳。”我坚定地说。 “不可能!”上班族激动地说,“要真跳下去,不管回没回去,我们都要摔死了。” “不会摔死。”张驰说,“每个过山车车位里都有保险带,保险带可以拉很长,不会摔死的,就当时跳了一次蹦极。” 上班族更激动了:“谁知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?要是保险带断了怎么办?” 沈烨冷声说:“你要是害怕,可以不参加。” 上班族动了动嘴唇,但最后还是把话全都咽了下去。 半个小时之后,我们坐在过山车里,沈烨坐在我的身侧,用欣赏的眼神看着我,说:“你真是个疯子,不过正合我意。” 我笑了:“谢谢夸奖。” 过山车开始启动,或许是很久没有运行的缘故,出发的时候铁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,像马上要垮了似的,吓得我紧紧抓住了保险带。 过山车嗖地一下飞了出去,这还是我第一次坐过山车,没想到居然这么刺激。 就在这时,我看见一只只烧死的恶鬼爬了上来,盘踞在轨道上,凶神恶煞地瞪着我们,我脸色骤变,对身边的沈烨说:“动手!” 他的手中,多了一只青铜色的铃铛,他嘴里念着咒语,不停地摇动铃铛,扑过来的恶鬼,一旦碰到铃铛的声波,便顷刻间化为了黑雾。 我也不再藏私,一手拿着桃木剑乱砍,一手拿着符箓乱扔,张驰和上班族二人坐在我们身后,他们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,只能抓着防护杆,慌张地躲避着鬼魂。 “啊!”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惨叫,那个上班族居然被几只恶鬼抓住,从座位上拖了出去,然后被绞进轨道中,碾成了肉末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97章 身后的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