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章 我不是那种女人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99章 我不是那种女人

我咬紧牙,一剑刺死一个恶鬼,反手又斩掉一只恶鬼的脑袋,眼看着就要到达最高点了,一只恶鬼居然窜上来,在我的保险带上咬了一口,保险带居然被咬出了一道缺口! 我一个镇邪祟符贴在它头上,又往它身上刺了好几剑,它从轨道上滚了下去,化成了黑雾,魂飞魄散。 过山车到达最高点了,有一瞬间,我们听见了嘈杂的人声,已经进入现实空间。 就是现在! 我也顾不得许多了,推开防护杆,纵身跳了下去。 我听到耳边呼呼的风声,心脏恐惧得快要爆炸了,掉下来后,我又在空中弹了一下,就是这一下,把保险带给崩断了。 此时,我离地面至少还有十几米,摔下去必死无疑,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。 吾命休矣。 忽然,一只有力的手臂突然环住了我的腰,我抬头一看,居然是沈烨,他救了我! 我活下来了! 或许是之前太过紧张,精神崩成了一根弦,现在度过了危险,那根弦一下子断了,我居然软倒在他的怀里,晕了过去。 也不知过了多久,我醒过来,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,沈烨站在落地窗边,倚着窗帘望着窗外,似乎若有所思。 我揉了揉脑袋,问他:“我这是在哪儿?” “我家。”他侧过头来,说。 我奇怪地说:“你在港岛也有家?” “我刚买下了这栋房子。”他说,“你晕倒了,医生说没什么大碍。” 我起身下床,脑袋一阵眩晕,差点没站稳,他走过来将我扶住,让我重新躺下:“别动,你身体还很弱。” 我急忙问:“温暖呢?找到温暖了吗?” “你晕倒了,我只来得及关心你。”沈烨温和地说,我强撑起身体,说:“谢谢你救了我,我得去找温暖。” “等等。”他按住我的肩膀,看我的眼神有些怪异,我后背一阵发毛:“沈先生,我得走了。” “叫我阿烨。”他握着我的手,说。 我更加毛骨悚然,想要从他手中挣脱出来:“沈先生,我还有事,我真的得走了。” “姜琳,你听我说。”他认真地说,“我还差一步就能晋升三品,我已经卡在这一步快半年了,总是差点什么,这个时候我遇到了你,这或许是上天的旨意。” 我惊恐地望着他,他忽然抓住我的肩膀,把我按在了床上,然后吻了上来。 我吓得拼命挣扎,对他又打又踢,但他的力气非常大,将我的双手按在枕头上,凑在我耳边说:“姜琳,你帮我突破三品,我会好好谢谢你,金钱、珠宝、地位,要什么我就可以给你什么。” 我本想放出金甲将军,谁知道他将一股灵气灌入我的体内,居然将我和金甲将军之间的联系给切断了。 “你这个混蛋。”我怒吼道,“我不是那种女人,放开我!” “那个男鬼有什么好?人鬼殊途,他不过是在利用你,你们之间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,为什么不跟着我?无论你要什么,我都有,你可以过上你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生活。” “谁稀罕你的破钱。”我怒道,“我想要钱我会自己去挣,绝对不会用身体去换!” 沈烨微微眯起眼睛,露出了几分怒意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只有得罪了。” 他低头咬住我的衣领,用力一撕,衬衣的扣子颗颗崩裂,露出洁白如玉的胸膛。 就在这时,一声如同洪钟的厉喝传来:“逆徒,你敢作恶!” 那声音仿佛直接在耳朵里炸响,在脑袋里轰鸣,沈烨从我身上翻了下去,按着脑袋,痛苦地喊:“师父。” 我从床上跳起来,看见落地窗开了,一道瘦削的身影立在窗口,双手合十,脸色冷峻。 “德信大师!”我惊道。 沈烨居然是德信大师的弟子? “逆徒,你干的好事!”德信瞪圆了眼睛,厉声喝问,全身上下都弥漫着威严,就像是寺庙里手持法器的金刚一般。 “师父,我错了。”沈烨跪在地上,说,“徒儿卡在二品巅峰有半年了,所以……” “为师教过你什么?”德信怒道,“持身正大,才是为人之道。你天赋甚高,突破三品只是迟早的问题,为什么要走旁门左道,还干出这种畜生不如的事情?” 沈烨匍匐在地上,说:“师父,徒儿知道错了。” 德信几步走到沈烨面前,口中念诵了几句经文,然后往他额头一点,他只觉一道灵气冲入大脑,痛苦得弯下腰来。 德信大师伸手在我面前一指,撤掉了沈烨之前灌入我体内的那股灵气,对我说:“女施主,贫僧教出了这样的徒儿,是贫僧的过错,待贫僧将他带回去,严加管教。至于你的秘密,我已经在他脑中设下法咒,一旦他想泄露出去,就会头痛欲裂,痛不欲生。” 我用床单裹着身体,下床对他回了一礼:“既然如此,就多谢德信师父了。” 我想了想,摊开手掌,金甲将军从掌心里钻了出来:“德信师父,这只鬼虫是很珍贵的东西,我无功不受禄……” 德信道:“女施主不必放在心上,这鬼虫本来也不是我的东西,是一位故人托我暂时保存,将它还给你,也算是物归原主。” 物归原主? 我惊了一下:“师父,难道您认识我祖母?” 德信笑了两声:“不是你祖母。” 我更加惊讶了,不是我祖母是谁? 德信双手合十,念了一句法号,道:“佛曰:不可说,不可说。” “逆徒,跟我回去,静心思过。”德信高声道。 沈烨走时,回过头来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似乎很不甘心,但他不能忤逆师父,只能默默跟着德信大师,消失在窗外。 我这才算是真正松了口气,有德信大师在,倒是不担心沈烨将我的秘密泄露出去,我终于可以回家了。 衣柜里都是些男装,我找了一件白色衬衣穿上,匆匆出了门,看路牌,这里居然在港岛的西边,距离周禹浩的那栋别墅很远。 我挎包里还有些钱,便打了辆车回去,经过那座游乐场的时候,我看到很多人来来去去,有点像电视里的古惑仔。 突然,我在人群中看到了温暖,连忙让司机停车,温暖一看到我,惊喜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。 我仔细一问,才知道,当时进游乐场的时候,她其实拿到的是普通的票,我说要去玩旋转木马,进了南瓜马车,人就不见了,她想尽了办法也没能找到我的踪影。 她向上面报告,上面派的人还没有来,我们几个就出现在了废弃的过山车上面。 她连忙过来救我,只这几分钟的时间,沈烨和我都不见了,只有张驰那个胖子还吊在半空中,大声喊着救命。 “姜女士,看到你没事,实在是太好了。”张驰拿着一条新手绢,一边擦汗一边说。 我跟他寒暄了几句,然后问温暖:“这些古惑仔是怎么回事?” 话音未落,就有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男人过来,对张驰恭敬地说:“大哥。” 大哥? 我惊讶地看着他,这么个其貌不扬的胖子,年纪这么轻,居然是古惑仔的老大? 张驰笑呵呵地说:“阿城啊,叫兄弟们都撤了,姜女士已经找到了。” “是。”阿城低了低头,退开了。 温暖告诉我,张驰是本地社团龙兴的老大,属于子承父业,他父亲刚病逝没几天,他之前在国外读书,回来接管了父亲留下的家业。 :..///34/34873/

下一篇   第100章 社团老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