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章 社团老大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100章 社团老大

他居然在国外读书,真是没看出来。.. 张驰上来说:“姜女士啊,我知道您是有大本事的人,我这里有个小忙,想请您帮帮忙。” 张驰派出人帮着温暖找我,就这份情义,我也得给他面子。 “什么事情?”我问。 张驰说,他有个世伯,姓方,也是社团老大,他所统领的社团,是港岛两大社团之一,很有势力。 这位世伯年纪比较大了,七十多岁,身体本来还很硬朗,他也是个很重义气的人,很得人敬重。 但是不久前,他忽然得了很奇怪的病,身体里的毛细血管变成了黑色,显现在皮肤上面,看起来非常的恐怖。 他看遍了所有的医生,还请了美国最有名的名医来看,诡异的是,检查结果显示,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,但他却一天比一天虚弱,那些黑色的毛细血管,布满了他的四肢,一直在往躯干和脑袋上蔓延。 这位方老大的家人也请来了好几个大师,那些大师要么不知道怎么回事,要么便说是年轻时所犯的业障,法事没少做,钱没少花,但没有半点效果。 张驰说:“姜女士,这位世伯或许不是个纯粹的好人,但他也算古道热肠,帮过很多人,我父亲曾经被人追杀,就是他出手相救,才能活下来,还请您去看看,救救他的性命。” 我有些为难,他们这些混社团的,手上都不干净,假如真是年轻时所犯的罪业前来索命,我是肯定不能救的。 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,假如我贸然插手,到时候罪业就会报在我的身上。 张驰再三请求,我只能勉强答应,说可以去看看,但我不一定能帮得上忙。 我在心中默默说,假如真是报应,我转身就走,绝对不会出手。 温暖本来是不同意我去的,我便将德信师父和沈烨的事情说了,她去报告给了上面,回来时便同意了,但她要跟在我身边,免得我出事。 我回家换了一套衣服,显得整个人很干练,然后和温暖一起,坐上了张驰的车。 车一路开进了一处海景别墅,别墅内外到处都是身穿黑色西装,戴着黑色墨镜的社团成员。 我们跟着张驰下了车,一个年轻人迎了出来,那年轻人有些书卷气,身穿白衬衣和西裤,面容干净俊美,一表人才。 “白鹭,你小子回来了啊。”张驰上去和他拥抱了一下,转头对我介绍,“这是我穿一条裤子的哥们,叫白鹭,是方老的义子。” 白鹭连忙跟我握手:“你就是阿驰那小子说的姜女士,你好,你好。” 他没有半点因为我年轻就瞧不起我的意思,彬彬有礼,我对他也有了几分好感。 他带了我们进去,一个中年美妇坐在客厅里抹眼泪,美妇身边又跟了个七八岁的孩子,那孩子和美妇长得很像,一看就是母子。 那个中年美妇看着有些眼熟,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。 “义母,这是阿驰专门从内地请来的姜女士,是解决这种事情的专家。”白鹭说。 中年美妇红着眼睛,微微点了点头,说:“阿驰有心了。”她对我很冷淡,估计是这段时间见的所谓大师太多了,失望也太多了。 我对她没兴趣,反而仔细看了那孩子好几眼,若有所思。 “义母,我带姜女士上去看看世伯。”白鹭说。 中年美妇颔首道:“去。” 白鹭领着我们上楼,带着点歉意说:“抱歉,我义母这段时间为了照顾我义父,心力交瘁,怠慢了。” 我摇头道:“没什么,人之常情嘛,可以理解。” 楼上的卧房门口也守着几个穿西装的男人,而且都带着枪,白鹭进去通报了一声,便出来说:“姜女士,义父请您进去。” 我一进门,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水草腥味。 大床上躺着一位年迈的老人,脸上布满了皱纹和老年斑,但仍然可以看出年轻时的英俊风貌,只是他露在外面的那两条手臂上,布满了黑色的纹路,看起来非常可怕。 白鹭上前扶起老人,说:“义父,这位就是从内地来的姜女士。” 方老抬头看了我一眼,眼睛忽然睁大了:“七娘!你是七娘!” 我惊了一下,七娘?说的是我奶奶吗? “七娘,你还是放不下我,来找我了吗?”方老又喜又悲,“这么多年,我一直都在等你啊。” 我嘴角抽搐了两下,不是,难道是我奶奶年轻时留下的风流债? 我突然想起,那个中年美妇,和我祖母年轻的时候,似乎有点像。 “方老,您认错人了。”我连忙说,“我不是七娘。” 方老看着我好半天,才叹了口气:“是啊,你不可能是她,她现在要是活着,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。” 我心里微微一疼,说:“方老,您所说的那个七娘,是不是姓姜?眼角边有一颗泪痣?” 方老一惊:“你认识她?” 我点头道:“她是我的祖母。” 方老更加吃惊:“什么?七娘结婚了?你爷爷是谁?叫什么名字?” 我有些茫然:“我从来没有见过爷爷,连我父亲也没有见过,奶奶只说爷爷在我父亲出生之前就已经过世了。” 方老皱紧了眉头,良久才疏解开,叹了口气说:“转眼都五十多年了,我刚遇见你奶奶的时候,还是个少不更事的年轻小伙子,现在都是快入土的人了。我本以为你奶奶会终身不嫁的,没想到还是成了亲,只可惜她命途多舛,那么年轻就没了丈夫,也不知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。” 我心中也叹气,奶奶在那段特殊的日子里,确实吃了很多苦,受了很多罪,现在想来,要是有个男人在她身边,也许就不用这么艰难了。 我本来想再问问他,奶奶年轻时的事情,但想想还是先治病要紧,便说:“方老,我先看看你的病。” 方老点头道:“当年你奶奶就是一个厉害的大师,想来你也不会差。” 便让白鹭解开衣服,我一看,他的四肢已经被那恐怖的黑色纹路塞满了,仿佛身体内每一根毛细血管都已经被黑化。而那纹路一直蔓延,已经爬上了腰部和肩部,朝着他的心脏蔓延而去。 我眉头皱起,居然这么严重。 我从挎包里掏出桃木短匕和几张符,说:“方老,你忍着点。” 方老笑道:“这算什么,想当年我在刀光血影里来去,身中十几刀还砍翻好几个对手。” 我笑了笑,拿起短匕,在他手臂上轻轻一划,短匕是没有开刃的,却一下子就划开了,鲜血涌了出来。 我将朱砂抹在他的伤口上,那伤口里居然冒出了几根黑色的头发,我抓住那头发扯了出来,放在盘子里,让白鹭帮忙包好伤口。 我仔细看那几根发丝,很长,似乎是女人的头发,闻着有股浓烈的水草腥臭味。 我脸色有些沉,说:“方老,您年轻的时候,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?和水有关的。” “水?”方老愣了一下,闭上了眼睛,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。 良久,他睁开眼睛,对白鹭说:“阿鹭啊,你先带阿驰和这位女士下去喝点茶。” 我朝温暖点了点头,他们三人便退了出去。 “方老,现在只有我们俩了,你可以说了。”我淡淡道。 方老靠着柔软的枕头,脸色有些怅然,说:“这件事埋藏在我心里,已经有四十年了,我曾想过去找你的祖母,把这件事告诉她。但大陆那些年很动荡,我与你祖母失去了联系,没想到四十年后,我居然会讲给她的后代听,真是造化弄人啊。” :..///34/34873/

下一篇   第101章 海上鬼岛